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杀人事件·第一章 物以类聚

原作:早坂吝「○○○○○○○○殺人事件」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607020621/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s?k=○○○○○○○○殺人事件&__mk_ja_JP=カタカナ&ref=nb_sb_noss_2

第一章•物以类聚(注1)

八月某日,星期四,晴。
由于东京大地震的影响,各处都在提倡节电,因此所谓的“清凉商务”的着装方式比过去更加普及,不系领带的人也越来越多了。然而,人们好像依然被无形的领带所束缚,被无形的手在满员电车或者办公楼里拉来拉去。
我怀着这样的幻想,从JR滨松町站的北出口走出。
不过,我既没有系有形的领带,也没有系无形的领带。当然,我不是个neet。我是一名在东京某二十三区政府工作的公务员,本次取得从周四开始的六天带薪休假乃是我的正当权利。
虽说如此,这份工作的好处大概也就只有能够定时下班以及容易争取到带薪休假这两点了。在民营企业就职的大学同窗们都羡慕说“果然当公务员很轻松呢”,但实际上听到这种反应的我只能聊以自嘲了。实际上公务员并不是那么轻松的职业,有很多部门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不过,我现在所属的部门不知为什么十分的清闲,部门之间的业务量差别实在是太大了。这大概是因为人员分配上出了问题吧。
从出口处的人群中挤出,我在高架桥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我讨厌手表。我讨厌那种被什么东西束缚的感觉。最近读到的推理小说中,有曾经服过刑的人因为带手铐导致手腕受伤而讨厌戴手表的情节。我虽然从来没有戴过手铐,但在心理上与这样的人有相似之处。幸好办公室里墙上的钟和电脑右下角都能显示时间,所以就算在工作的时候我都没有戴手表的必要,更何况工作外的私人时间了。平时,我都是用手机看时间。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现在是上午九点零五分。船十点船启航。从这里走到港口只需要七分钟,时间看来还很充足。看着身边步履匆忙的人们,我悠然地迈出步伐,享受着洒在身上的灿烂的阳光。
前方还有同样悠然走着的人,他们的目的地一定和我一样吧。
竹芝港客船站。
我将在那里乘船,前往位于东京东南偏东方向约一千公里外的小笠原诸岛。
小笠原诸岛有无数的大小岛屿,但是有人居住的只有父岛、母岛、硫磺岛、南鸟岛和再从兄弟岛五座。在这之中有居民居住的只有父岛和母岛两座。太平洋战争激战地硫磺岛和日本最东端的南鸟岛上都只有自卫队员驻扎。再从兄弟岛上住着我的朋友黑沼重纪和妻子黑沼深景,属于私人岛屿。这座再从兄弟岛便是我们本次旅行的目的地。

不过一介小吏的我,为什么能与拥有私人岛屿的大有钱人有所交往并受到邀请呢?这之中的原因请容我细细讲来。
网络上有一位名叫成濑瞬的自由作家,他运营着一个博客。由于他酷爱户外运动,所以经常会在他的博客上更新自己在人迹罕至的深山或者海岸处探险的经历。导游书和网络上标注的旅游景点游客总是摩肩接踵,常常让人败兴,因此他记录的那些人迹罕至的自然风光成为了他博客的大卖点。果然人们只有在秘境之中才能充分地享受自然的乐趣。
将自己好不容易寻找到的秘境在博客上公之于众,这种行为被不少人认为是本末倒置的。然而毕竟有意愿亲自去寻访这秘境的人毕竟是少数,因此即使在网络上被公开也不会对当地的生态造成太大的影响。大众对于自然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他们仅仅是对“大家都去过的那个热门旅游景点”感兴趣罢了。
与他拥有相同爱好的我在他的博客上写了回复。像我们这样的少数派还有几个人,而重纪也是其中的一位。
三年前,包括我在内经常活跃在他的博客上的七个人开始计划举办一个线下聚会。当然,地点不是在居酒屋或者卡拉OK这样的地方,而是在大自然之中。那时,重纪先生提到自己在小笠原诸岛中拥有一座私人岛屿,于是大家都提出要去那座岛上聚会。那座岛屿—再从兄弟岛—成为了可以说像是我们的“乐园”一样的专属领地。在那里合宿了数日的我们感到十分满足,因此之后每一年的夏天都要去那里举行线下聚会。今年是第四回。
从滨松町站到竹枝港客船站的路线并不难走。沿着从外面看起来像一个大型的儿童乐园一样的旧芝离宫恩赐庭园的侧面走,从首都高穿过,在临海线铁道下面右转,就可以看到竹枝站了。竹枝站前面左手边就是竹枝港客运站的入口。
一个脸盘胖墩墩的女人和一位蓄着胡须的长者,这样的两座石像分立入口两侧。走进入口后,可以看到被两层建筑所围成的圆形广场。在这如同罗马竞技场的空间的中心处,耸立着一根巨大的船桅。
已经有大量的乘客聚集在了此处,他们之中有很多都带着渔具或者潜水器材。由于这些工具在黑沼的宅邸都有准备,所以我只背一个包就足够了。
啵——
巨大的汽笛的声音传入耳中。音量如此巨大,即使我已经见识了几次,还是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潮水的味道随着海风沐浴着我的全身。
大海,已经不远了。
我向二点钟方向前进,进入了那栋建筑物。
那栋建筑物就是购票窗口和候船室,食堂、商店和储物处也在那里。与外面一样,这里也有相当多的人聚集着。
本来我们也要排在售票窗口前长长的队才能完成取票和登船手续,但是因为成濑先生已经帮我们所有人办好了手续,我得以无视那长蛇一般的队伍向里面前进,进入了一个像水族馆一样的空间。
玻璃墙的外面,海豚群从水面跳出。
当然不是真的海豚,只是金属的雕塑,水面也并不真实存在。过去据说这个雕塑可以将水吸起并喷出喷泉,但是因为维护起来很麻烦,所以现在只剩下了个壳。
这里就是我们约好的集合地点第二候船室。
我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寻找着同伴。
然后,我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玻璃墙前看着海豚喷泉的那名女性。我的心情十分激动。她就是我们的同伴之一,小野寺渚。我又看了看周围,其他的同伴们好像都还没有到。这不就是说,我现在可以有机会跟她单独交谈?

对她怀着单相思心情的我,好像踩着云彩一般一步一步向她走去,在她斜后方跟她打招呼。
“早上好!”
然而她并没有向我这边转过身来。我难道是被无视了吗?也可能是因为我胆量太小,发出的声音没能让她听见。这种事情过去也发生过。我为自己感到自卑,脸红了。
于是我调整了一下情绪——
“小野寺小姐,早上好!”
这次我喊她名字的声音很大,她应该听见了。
“啊,原来是冲先生啊。早安!”
小野寺有点慌张的回过头来,跟我打招呼。她对我使用了敬语,这份疏远感让我有点难过。但是考虑到我比她年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今年三十岁,而她才二十三岁,在一所挺有名的大学读研究生,现在还在读研一,专业是德国文学。这个年龄差应该还算正常吧,我这样不能算萝莉控。嗯。
她稍稍鼓起的脸颊上,有着小巧玲珑的眼睛、鼻子和嘴,十分可爱。一般女生无法驾驭的稻草帽和穿白色连衣裙的组合十分适合气质清秀的她。一次没有染过的披肩黑发,与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另外,那双仿佛随时要折断一般纤细的手腕的肌肤也如同衣服一般雪白。
虽然据说她和我们其他的同伴一样是户外派,但是她的皮肤却完全不像是经受过风吹日晒的样子。要我说,这可能和她注意涂防晒霜有一定关系,不过更重要的是她本人体质的原因。即使在晒日光浴的时候她的肌肤也只是稍微发红,而回到房间之后不过多久,红色便会褪去,肌肤又重新变得白皙。
大草原上一朵盛开的白花一般的少女。
这样的褒美之辞浮入脑海,但是不可能当面讲给她听。
不过,也不能一直就这样互相盯着看。
我寻找着话题。
“今天好热啊——”
“嗯,阳光很强呢。”
“你什么时候到的啊?”
“快九点的时候吧。”
“哇,看来你很期待呢!”
“诶诶?”
“……”
“……”
糟了,对话进行不下去。
我真是完全不行啊,尤其是跟别人聊天这方面,我真是极其不擅长。如果对方比较外向,能够积极的跟我搭话那还好;可是与像小野寺这样有点内向、比较安静的人聊天的时候,就会发生这种对话进行不下去的情况。
尽管如此,“能得到与小野寺两个人单独聊天的机会也已经足以自满了”,怀有这种想法的我真是够笨的。危机也是转机,不过反过来也是如此。旅行刚刚开始,我就陷入了这样不利的境地。
小野寺依然一副担心的表情等待着我的下一句话。
我拼命的在想下一句该说什么好。大脑内部好像有齿轮在高速的旋转着一般。然而这终究只是想象,实际上我什么也没能想出来。
总之先想办法找找话题吧。
我故意转动着身子,用眼神寻找着周围可当作话题的事物。
人、人、人、人、金属海豚。
金属海豚喷泉。
这个应该可以当作聊天的话题吧,无论如何先试试。
“那个海豚啊……”
“嗯。”
小野寺听到我的话,终于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过去那个喷泉有水,喷出的水在风中形成水雾,为什么现在没有水了呢?”
话刚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明明刚才自己就得出答案了嘛——“维护起来太麻烦”。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呢?然而话一说出口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小野寺如果也这样回答的话,对话就又会中断吧。如果这样的话,这一次就轮到她来为话题伤脑筋了。
我在心中祈祷着,等待着她的回答。
小野寺微微颔首。看起来她是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就好像派对中的提问题环节一样。
就在我考虑这些不愉快的事情的同时,小野寺信心满满地做出了回答。
“是因为水都跑掉了吧?那个喷泉有水的时候,水喷出来,喷着喷着不就没有了吗?”
开始说的时候她带着如同女孩子恶作剧一般的表情,但是后来渐渐的低下头,声音也轻了下去。
然而我的梦想在逐渐成为现实。
她当然不是认真的,也不是想装模做样,更不是因为她是个电波系的不可理喻的人。
她这么说,只是为了让对话能够继续进行下去,为了化解尴尬的气氛,为了不让我的问题听上去奇怪而已。这份温柔,大概就是我最喜欢她的一点吧。
……嗯,虽说最开始也确实是被她的外表所吸引的。
顺着她的话,我做出了“外面有玻璃所以逃不掉的吧哈哈”这样的回答——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从一开始这种对话就太蠢了。
我故意回答了一句很像嘲讽的话。
“你真像个浪漫主义者呢。”
她抬起头,摆出一副不开心的表情。
“啊,被当作笨蛋了呢。”
我连忙向她解释。
“不不不,我可完全没有这种想法。”
她笑了。
这是她今天第一次对我笑。
我也跟着她一起笑了。
很好,一切都很好。不论是节奏还是气氛,都很好。
今年没准有戏。整整四年的单相思终于要开花结果了。
然而这种想法过于乐观了吧。
笑过这一阵之后,该再做些什么呢?
那个海豚大概是我们之间最后的话题了吧。
气氛变得尴尬,我们互相回避着视线。
啊,到此为止吧。我已经很勇敢地战斗过了。就算在这里退却也没有谁能够责备我。总之这种时候我应该先看看手机,大概。
就在我内心给自己找着借口,手已经放在裤兜里准备掏出手机的时候——
救世主出现了。
“哟,两位!”
回过头去,一位身材像熊一样高大的中年男子正在向我们挥手。之所以联想到熊,是因为他的皮肤历经风吹日晒,跟小野寺的一比呈现明显的焦茶色。另外,他的手腕上长着长长的毛,这也是原因之一。他就是我们的另一位同伴,浅川史则。
咦,哪里不对。
他和去年相比有一处关键性的不同。
小野寺比我先开口指出。
“咦,你今年没有穿白大褂呢。”
浅川是医生,并且直到去年为止每一次线下聚会他都好像在炫耀这一点一般穿着半袖的白大褂。不过他并不让人讨厌。我想这只是像我总是为公务员工作能够按时下班并且有带薪休假自满一样的一点小毛病而已。
可是今年他只是穿了普通的黑色的polo衫和奶油色的裤子。
“这个啊,我出发之前有些奇妙的预感,所以决定这次还是不穿白大褂为好。”
“什么预感啊?”
“感觉会和你撞衫,哈哈。”
他如同绅士一般抬手指向小野寺的连衣裙。
“哪里撞了,只不过都是白色的嘛。”
我不失时机地吐槽道。看来我的吐槽奏效了,小野寺捂着嘴笑个不停。啊,小野寺今天的第二次笑容,确实收下了。不过主要是浅川的功劳,跟我的吐槽关系不大。虽然如此我还是很满足。
我现在后背已经被汗湿透了。这并非因为天气的炎热,而是因为跟小野寺相处太紧张,所以冷汗直冒。不过,现在浅川这位在我们之中像润滑油一样的存在的出现,我已经不那么紧张了。之后调节气氛的任务就交给他吧。
秉持着女士优先的原则,浅川首先转向小野寺。
“今年你应该已经在读硕士一年级了吧。”
“嗯,没错。”
是我的错觉吗,与跟我对话时相比,她现在的回答似乎更加干脆爽利。也许是因为现在跟她对话的那个人就是这样的性格。
“那差不多要毕业找工作了啊……还是说你要继续读博?”
“其实我还没有决定。总之已经做好了找工作的准备,不过……”
她好像羞于继续说下去。
“不过……你还想继续读博?”
“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还不知道自己将来想要什么。现在没有什么我特别感兴趣的工作,可是留在学校继续读博也……”
“文科类读到博士的我可没怎么听说过呢。不过可能也有吧。”
对啊,还有这种话题可以聊呢,听到这里我突然醒悟。她已经硕士一年级了,也是到了认真考虑未来出路的时候了。但是我没有能够找到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作为聊天对象想象力真是太差了,应该反省。
“德国文学专业对吧,这种专业一般毕业都会去找哪里的工作呢?”
面对着抱臂作沉思状的浅川,小野寺谨慎而自嘲地笑了。
“基本上没有多少跟我们这个专业对口的工作。大家最后都去周围的出版社或者是去当新闻记者了。”
“这些,跟德国没什么太大关系吧。”
“是这样。所以说啊,文科这种东西,不管你一路下来学的是什么,到头来找的工作都差不多。所以我现在就搞不太明白,未来到底该做些什么好。”
“嗯。”浅川挠了挠他有些发白的头发。
“我没有参加过招聘会呢。啊,不知道冲君有没有告诉你,最近他好像就在招聘组呢。冲君,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不仅把话题保持在小野寺身上,还让我也有参与话题的机会,不愧是浅川,这份手腕真是了得。佩服,感谢。
不过有一个问题。
“我们这里只招收公务员,所以我们的经验可能没有太多参考价值。”
“啊,没关系的,做公务员这件事我也考虑过的。”
小野寺双手合十,说道。我为她这话感到吃惊。
“诶,你在准备公务员考试吗?”
“最近我买了相关的参考书,正在看呢。数学相关的推导很难啊。”
话题逐渐转到公务员考试上。我问了她具体的志愿方向和准备考试进度,而她也问了我一些问题,我作为前辈一一作出回答。
浅川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没怎么说话,专心听我们的问答,但也会在关键的点上插上两句。他真的像是润滑油一样,让我们之间的对话平稳进行。
小野寺未来会被我所在的区政府录用,作为后辈与我奋战在同一个职场。正在我如此妄想的时候,浅川插话道:
“哦,第四个人来了。”
一位短发的中年女性推开人墙出现在我们眼前。她就是中条法子。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她的外貌,那就是“女巨人”。
不过她的身高并不算很高。虽然在女性中间算是比较高的,但也就是跟我们差不多高而已,大概一米七零左右。
也不是因为她很胖。她的体型最多也就能用“发福”二字来形容。
到底为什么她看起来体积那么大呢?应该是由于从她全身上下迸发出来的什么东西吧。灵气?不对。不是这么温和的东西。要我说,是一种“威压感”。她往人眼前一站,身上不断散发着的威压感就如同形成了一个高达两米的黑色正方体一般,让人喘不过气。
当然,她并不是那种喜欢故意让周围充满威压感从而获得快感的类型。只是无论她到哪,都会自然地将它释放出来而已。
“好久不见!”
她用能让整个候船室都能听见的大嗓门向我们打招呼。接着,她与小野寺互相喊着对方的名字,抱在了一起。关系如此亲密的两名女性相见,必然会做完成这样的“仪式”,即使她们两人的年龄已经差了一轮。
正在我有点厌倦的看着她们拥抱的时候,她放开了小野寺,转身向我袭来。
“健太郎——”
她直呼了我的名字,还故意把声音拉长。我内心里虽然有点讨厌她这样做,嘴上却没有这么说。
她那双大眼睛睁得更大了。
“喂,你小子,是不是踮脚尖了?”
“诶,有吗?我身高跟去年没变化啊。”
“开玩笑的——喂,你怎么一点也不兴奋啊。赶紧给我切换到你的那个‘南国模式’啊。”
南国模式。
不用你说,我也想赶紧切换到“南国模式”啊。
那样不管是跟小野寺还是跟中条你,我都能毫无障碍的畅快地聊天了。
我正这么想着,中条来到了浅川的面前,表情十分讶异。
“你,是不是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了?”
中条追问着苦笑着的浅川。
“没穿着白大褂的浅川根本就不是浅川嘛。为什么这次没穿来呢?”
“简单来说,就是那衣服穿着太热了。”
浅川进行了回击。
“你才是,你穿的这是个啥?”
中条这次的衣着与以前发生了变化。在侧面开缝的水色旗袍下面,她竟然还穿了一条同样颜色的长裤。这难道是亚洲什么地方的民族风穿法?
中条笑着回答。
“问得好——这,叫做越式旗袍,是越南的民族服装,是上周我们全家去越南的时候买的。”
她是我们之中除了黑沼夫妇以外唯一的已婚人士。她的丈夫对于她跟一群网友(其中还有男人)一起出去旅行还在外面留宿数日这种事似乎并不理解,不过也默许了。大概是个妻管严吧。
“你这连续两个月出门旅行,真是有活力啊。工作方面没问题吗?”
“我们律师这种工作,想什么时候给自己放假都没问题的啦——工作是重要没错,但私人生活也不能忽略了啊。”
中条是个律师。
浅川是个医生,小野寺是研究生。
还没有来的成濑是个自由作家。
黑沼夫妇都是资本家,没有工作也能悠闲地生活。
只有我是个普通的小职员。
因此,每年的线下聚会的时间都安排在我能够申请到带薪休假的时间段。在这个时间段船票很难买到,所以我都是尽量早的申请休假。
中条成了话题的中心,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去越南的见闻。
一边听着他们的交谈,我一边看着她的越式旗袍出神地想着。
衣服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用来拘束人类的。
浅川不管穿不穿他的白大褂,都不影响他履行作为医生的职责。
我至今为止对服装方面都毫无兴趣。户外气温和上下身衣服的颜色是我选择每日衣着的唯二参考因素。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执着于衣着,我真是丝毫不能理解。
不过以后也稍微多留意一下这方面吧。
这时,开始登船的广播响起,打断了我们关于越南旅行的话题。首先登船的是约占全体人数30%的购买指定席(特二等舱以上)票的乘客,接下来是剩下七成占据杂鱼寝(二等船舱)的乘客。后者因为早登船可以首先抢到好的铺位的缘故,早已排起了长长的队,而属于前者的我们则无需如此。
浅川看着候船室的表说道,
“成濑真是慢啊,登船手续到四十的时候可就结束办理了。”
现在是九点三十五分。也就是说,他必须在五分钟之内到这里办好登船手续。我们的船十点出发。
“他这个人,总是这样,非要等到最后一刻才出现。”
中条有些郁闷的说。小野寺十分担忧。
“但是这是他头一回这么晚啊,慎重起见还是联系一下他比较好。”
浅川从背包里掏出了手机。这并不是为了给成濑打电话。不知为什么,我们彼此间都没有留其他人的联系方式。
线下聚会就玩个痛快,但是我们并不会把这样的关系带到日常生活之中——我们这群人中的大多数都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在第一次线下聚会之前,我们就相互约定好不交换彼此的联系方式。对于想与小野寺交往的我来说,这个约定真的是非常碍事。
如果我们之间需要联络彼此的话,一般都会在博客上发隐藏贴。浅川此时拿出手机大概是为了看看博客上有没有成濑的留言吧。
就在这时,说曹操曹操到,成濑出现了。
虽然他是男性同伴中最矮的一个,但长期过着户外生活并坚持锻炼的成濑绝不会给人留下纤弱的印象。他的肌肉紧绷着身上的夏威夷衬衫,两腕从袖子中爆出。他那标志性的彩框眼镜这次自然也好好地戴着。
“哎呀,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然而我们谁也没有回答他。他那不紧不慢的样子也没有让我们生气。这是因为,他身边,竟然跟着一位神秘的少女。
首先吸引我们注意的,是她那一头像鲜血一样红的波浪卷发。
她看起来大概十七八岁,天生的美貌,配上浓妆,显得更加艳丽。这样生得一幅惹人喜爱的容颜的人,是我最不擅长应付的类型。
她的穿着也很过激。
上半身那件像文胸一样的露脐吊带小背心外面只披着一件半透明的罩衫。罩衫只在胸口下方只留有一个扣子,完美的凸显了她丰满的胸部。
至于下半身,她的牛仔热裤甚至遮盖不住那呼之欲出的小底裤,再加上大腿袜和高跟鞋……
从她全身散发出的女性荷尔蒙气息让我心神不宁。
不要这样!我喜欢的是小野寺这样的清纯妹子!
——先把我的喜好抛在一边。
眼前的她是谁啊?
难道说她就是一个路人,只不过凑巧站在成濑身边?
不,不可能。路人不可能从入口一直跟着成濑走到我们这里。
那么这到底是……
就像是看到了我内心的疑问,成濑洋洋自得地说。
“给你们介绍一下吧,这位,就是我的女朋友,上木らいち。这次她也会参加我们的线下聚会。”
我怀疑自己的耳朵。
刚才,成濑说什么?
这个少女,也要参加我们的线下聚会?
数秒的沉默。
最先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中条发出像匕首一样尖锐的声音。
“她要参加?这事我们可没有听你提起过啊!”
“关于这件事,我已经获得了黑沼夫妇的许可。既然岛主都同意了应该就没问题吧。”
成濑满不在乎地说。中条被激怒了。
“线下聚会又不是只有黑沼他一个人参加!而且讲道理,这种事情你至少应该提前告诉我们一声啊!”
道理,她说。
中条恪守着严格的规则,任何违反她的规则的人都会被她激烈地指责。不愧是人权派律师啊。不,大概就是因为这种性格才让她成为了一名人权派律师。
虽然她这种强硬的态度我们也不止一两次的感受过,但是这一次我完全赞成她的看法。成濑的行为完全不讲道理。我们这本来是熟人之间的聚会,把自己的女朋友也带过来这样的行为,真是没有常识。
中条的指责让成濑脸红了。
“本来你们能够有缘在这里聚到一起都是因为我的博客的缘故,所以说,作为博主,这件事我说了算。”
他也同样强硬的反驳。
果不其然,中条又顶了回去。
“呵,博主就这么了不起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管是谁,第一次参加我们的线下聚会的时候,身份都是新人。当初我提议大家一起去线下聚会的时候,大家都是自愿报名,也没有规定谁谁谁就可以参加谁谁谁就不可以参加。在网络这个公共空间里,这是自然的事情。然而现在各位为什么变得这么排他了呢?这太奇怪了!”
这次的发言非常有道理,让我们无法反驳。但是相对的,跟他上一句话相比表达的意思微妙的,不,非常的不同。那一句才是他的真心话吧。
如他所说,我们确实是以他的博客为契机才相互认识的。在我们的线上交流之中,他是我们名副其实的领导者。但是在我们线下聚会之时,他的领导权就会慢慢地转移到岛的主人重纪先生或者除他之外我们之中最年长者浅川身上。从成濑的角度来讲,他确实有资格继续做我们的领导者,但是当我们在现实中相聚的时候,才发现成濑这个人意外的以自我为中心,所以我们就不再视他为我们的领导者了。现在他在我们眼里只是个帮我们买票的角色而已。
他一直对此不满。在他自己看来,我们之所以不听他的话,只是因为他不过才三十几岁,不够年长。这并不只是我们的推测而已。去年线下聚会时,他可是酒后吐真言,把我们批判了一番。
他这回带着女朋友一起来参加,大概就是抱着要改变这种状况的心思吧。自己做些惹人注目的事情,大家的注意力就又会回到他身上(虽说现实是起了反效果)。之所以拖到最后一刻才赶到这里,也只是为了营造戏剧性的登场效果。
啊,真是麻烦的人。
其实他不仅是个肌肉男,也算是一个有教养和幽默感的人,跟他聊天还是挺有趣的。考虑到他通过写户外游记赚到了不少钱,这个男人也算是在文武两道都小有所成。而且对于我来说,他可是能与我讨论推理小说话题的重要的伙伴。
咦,好像成濑刚刚这番有些错乱的辩白竟然意外的说服了中条。根据“中条国”的法律,“排他”的人无疑是有罪的。
趁着这个空挡,浅川插话道,
“行了行了,有了新伙伴我们当然要欢迎,更别说这位新伙伴是这样一个漂亮妹子。”
听了这话,らいち会不会感到反感脱口而出“好恶心”这样的话呢?我很担心。幸好她只是笑纳了对于她的称赞。她大概是已经习惯了这样轻浮的话了吧。
这些先暂且不提,刚才那句话,意味着我们同意她参加我们的线下聚会了。反正总不能现在因为她就不去了,我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中条本来似乎还有话说,听了浅川的话,也沉默了。
成濑见大家都表示默认接受了上木らいち的加入,便在她背后拍了一下,对她说,
“らいち酱,跟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她向前跨出一步,高跟鞋踏在地面上,发出“噔”的一声。
“我叫上木らいち,十八岁,现在在上高三。那座南方的小岛我过去听都没听说过,所以这次就拜托小瞬瞬把我带过来了~给大家添麻烦了,日后请多多关照。”
说着她低下了头。
先不管“小瞬瞬”这个称呼,她这么认真的说话方式,从她的外表相差甚远。不仅如此,她脸上挂着的那有些天然呆的微笑,看起来对我们之前对她表现出的敌意毫不在意。说起来,当时中条和成濑争吵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表情。意外的是个大人物也说不定。把整件事情说成是自己拜托成濑带自己来,不让成濑做这个坏人,并且直到刚才一直默默地跟着比自己年长的恋人,从这些举动来看,这个妹子情商不低。
他们两个是怎样认识的呢?刚才的自我介绍中没提这一点。
我们这边的浅川也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浅川史则,四十八岁,是个医生,目前单身。请多多关照。”
为什么专门把单身这一点强调了一下啊。浅川难道对她有意思?
“我叫小野寺渚,今年二十三岁,目前在读研。那个,要好好相处哟。”
小野寺有点胆怯的对上木らいち微笑,らいち对她回以微笑。两人的笑一个清纯,一个性感。我个人更喜欢前者。
“我是冲健太郎,三十岁,在区政府上班。”
我简洁的完成了自我介绍。从幼儿园开始我就一直如此。
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最后剩下的中条身上。她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和职业之后便保持了缄默。虽然这并不是义务,但是其他所有人都说了自己的年龄,只有她没说。通常对于初次见面的人十分友好(大概是给自己定下了这样的规矩)的她,这次对上木らいち的态度真的很不像她的风格。嘛,这两个人大概天生互不对付。
“成濑,登船手续你办了吗?”
“当然办了。看,我们的票。”
“那就赶紧上船吧。船快开了。”
虽说如此,倒也没有紧急到我们必须跑着往船上赶的地步,不过らいち穿着高跟鞋跑不快,所以要抓紧。要是再不赶快,中条可就要发起飙来了,想想都可怕。
高跟鞋就好像要向我们复仇一样。
从候船室到码头有条走廊,走廊里放着擦鞋布。告示上说在登船之前乘客必须用它把鞋底擦干净,防止把鞋底的泥带到目的地——小笠原诸岛。如果把入侵物种带到那里,会引起严重的生态灾难。
高跟鞋的鞋底非常难擦。本以为らいち会无视警告,没想到她把鞋递给成濑那里,让他拿了湿纸巾开始擦鞋底。意外的是个认真的人呢。同时从她这个动作就可以看出两人真实的上下级关系。
这样那样的事情都处理完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登船的地点。码头处,停靠着小笠原丸号的巨大白色船体。

译注1:本章标题日语作“類は友を呼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