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MAILER-DAEMON的战栗 (12/24)

原作:早坂吝「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707267404/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講談社ノベルス-早坂-吝/dp/4065131367/ref=tmm_pap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1583200990&sr=8-7

第九章 【夜晚的废弃教学楼】

夜幕降临,整齐排列的写字楼窗口露出的灯光照亮了街道。

四个身影潜藏在X-phone本社大楼旁边的阴影中。

上木荔枝、池上英二、客殿兰,以及音无和之介。

这几个人之所以会聚在一起行动,是有原因的。

荔枝在客殿被害之后,便怀疑X-phone公司泄露了他的隐私。于是她接触了系统管理部功能机课的一位男性社员。利用身体优势,她获知了以下的情况。据他说,窗木轮课长会把用户信息资料带回家办公。而且在警方通告几位被害人收到死亡预告邮件之后,他的样子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荔枝就此锁定了窗木轮。她今晚潜伏在X-phone本社大楼旁,目标便是活捉他,没想到竟然撞见了另外三个人。他们几个深感警察无能,便自发组成了被害人家属会,决定自行搜寻凶手。他们今晚也是来堵窗木轮的,想要问他关于信息泄露的事。之所以选择晚上行动,是因为池上和兰白天还有工作。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儿啊?果然你就是凶手吧!”

兰的声音像是念唱词一般洪亮,荔枝慌忙想让她安静下来。

“小声点,你这么大声音人家不就发现了?”

然而这仿佛是在兰的怒火上添了一把柴。

“为什么怕被发现?你偷偷摸摸的打算干什么呀?”

再让她吵下去,自己接近窗木轮的计划就要泡汤了。没办法,荔枝只好把来龙去脉交待了一遍。可能是因为她把从男性社员身上套话的那一段省略掉了的缘故,兰依然不能接受。但另外两人听了之后表示很感兴趣。

“我的天,要是他真的把用户信息带回家结果泄露出去的话,那这事儿可就大了。”

“女娃,把老夫也带上吧。”

费了一番口舌,荔枝终于成功说服所有人参与计划,躲在阴影中,准备埋伏窗木轮。

说实话,身边多了这三个人,对荔枝来说只是多了三个大麻烦而已。算了,这次就靠人数优势好了,以后还是优先考虑色诱战术。

“先说好,我可不信任你。”

兰还在嘴硬。

荔枝靠着墙根,突然感觉屁股被什么碰了一下。她转头一看,发现原来是音无操纵着轮椅用手摸了她一把。明明四肢运动都困难了,下面倒还金枪不倒。

被人擅自触摸了商品,荔枝愤怒了。

“喂,你这色老头,付钱啊,给我付钱!”

面对荔枝的逼问,音无顾左右而言他,想要蒙混过去。

“老夫这么大岁数了,来日无多,女娃你就别……”

“我不管,把你的养老金都给我交出来啊喂!”

这时,池上说话了。

“你们看,是不是那个人。”

所有人停止了争吵,视线集中回大楼门口。一个三十岁左右,戴着圆眼镜的软弱中年男子一边摁着功能机一边走出大楼。

“就是他窗木轮,没错。”

池上掏出手机,用荔枝刚发给他们的照片对比了对比,确认无误。四人之中只有兰还在用功能机。她不让儿子用智能机,但同时自己也没有用,也算是做出了表率,这点还是值得肯定的。

不过当务之急是抓住窗木轮。

“咱们追吧。”

荔枝推起音无的轮椅,悄悄跟了上去。轮椅目标很大很显眼,但同时也是一种掩护。在外人看来,荔枝不过是跟爷爷一起散步的一般路过少女罢了。至于为什么会在办公街道散步?谁管啊。话说本来也没必要理这个色老头的,能带上他就不错了。

池上和兰等于两人的距离拉开后也先后悄悄跟了上来。跟踪这种事对于荔枝来讲自然是小菜一碟,但是她现在还推着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后面跟着的池上和兰又都是新手,按道理应该很快就会暴露才对。可窗木轮并没有察觉。他像是被什么附身了似的走在夜晚的街道上,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看得出他心里有事,没准就是在害怕自己违规操作用户信息的事情泄露出去。

他在一处校门前停下了脚步。

这所学校过去只是这条街道上一所平平无奇的中学。因为周边社区民宅就不多的缘故,学生数量一直很少。后来随着街道逐渐发展成了办公街,再加上少子化的影响,学校终于在今年废校了。窗木轮站在校门口左右张望,这让荔枝等人十分紧张,唯恐被发现。但他似乎也只是机械地看了看四周,所以荔枝等人暂时还没有暴露。

他沿着墙根绕了绕,找到栅栏下方一个缺口,从那里钻进了校园。

荔枝和另外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现在是晚上九点,他来这个废弃的学校做什么?他们正打算追上去的时候,音无轮椅一边的轮子突然陷在了水沟里。是他自己操作的时候搞坏的,不是荔枝的错。

“啊,帮帮我……”

“您没事吧?”

好青年池上上前想把轮椅抬起来。荔枝和兰砸了咂嘴,又转头看向缺口。然而窗木轮已然无处可寻。

“不好,注意力被那个老头分散了。”兰暗骂道,接着三下五除二便挤了进去,留下荔枝呆呆地站在外面,“那个阿姨以为自己在演独角戏吗?”

另一方面,池上终于把轮椅抬了起来。荔枝便忙不迭两人下了指示。

“池上等会儿跟我一起探索教学楼。音无先生就留在原地,如果窗木轮从这里离开的话就给我们打电话。”

“把年纪这么大的老爷爷一个人留在夜晚没有灯的街道上,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

“他那个轮椅怎么进学校啊?”

“你说的有道理。交给老夫吧。”

“拜托啦~”

两人钻进了学校。

“兰女士往哪边去了呢?”

“要不打个电话问一下?”

“不行,要是让窗木轮听见就麻烦了。总之先进到楼里再说吧。”

荔枝和池上从正门走进了有些阴暗的教学楼。荔枝正要从兜里掏出小手电,却一不小心踩到了池上的脚,吓得池上发出“噫——!”的一声尖叫。荔枝有些困惑地道歉。

“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啊,嗯,没事……”

池上喘着气回答道。

“那就好。对了,你带手电筒之类的东西了吗?”

“我可以用手机……”

“那也行。尽量朝下照,别让窗木轮发现。”

两人拿着手电开始探索教学楼。往前是中庭,左右两边各有一条走廊。

“我走右边,池上先生走左边吧。有什么发现电话联系。”

“好,好的。”

于是两人分开各自探索。荔枝压着手电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前进着。这时,她听到楼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是窗木轮吗?还是兰?抑或是其他人?她悄悄走上楼梯,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果然二层有人。她靠在楼梯间的转角偷偷观察走廊,看到一束手电筒的光摇摇晃晃朝着走廊尽头移动。突然,那束光在某个教室门口停住,紧接着朝上照向班牌。班牌上写着“2-2”。

手电筒的主人走进了教室。

荔枝只看清了背影。看身材肯定不是兰,像是窗木轮。

夜晚的废弃教学楼里的教室。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

荔枝慢慢走近二年级二班的教室。

下一秒,一阵强烈的闪光——

*

同样是这幢教学楼,三年级一班的教室。

教室里漆黑一片——除了几道手电筒发出的光。

一、二、三、四、五。五个身影。

他们是这里的毕业生,对废弃的学校还有感情,便相约在这里聚会。因为电源被切断了,所以开着手电。

一对男女靠着窗台。通风路八云,还有若王子御子人——Sorara的社长。他的五官非常立体,通常别人一眼就能记住他的相貌。这或许也是他如此年轻便能成为电信业界三巨头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个人,窗木轮久——他也是两人的同学,而且是学生时代的朋友。毕业于同一所中学的三人,最终分别任职三大通信业巨头,互为对手,真是造化弄人。当然,若王子已经荣升社长,比起翻译兼社长秘书的通风路和课长窗木轮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窗木轮这家伙真慢啊。“

若王子抱怨着开了一罐啤酒。

“他是不是不知道我们已经进来了,还在校门口等我们呢?“

“我发短信告诉他了,没问题。“

通风路看着手机屏幕。她的手机是esTa合约的智能机。

“——工作辛苦了,最近X-phone真是麻烦不断。我们在三年级一班教室里等你。“

其中“三“和”一“是颜文字。

“为什么要发短信?直接用LINE联系他不就行了?“

“他手机是功能机,装不了LINE。“

“嗯?记得通知他聚会的时候就是用的LINE啊。“

“他用的是家里的PC登陆的LINE吧。外出的时候手头只有手机就不行了。”

若王子把啤酒一饮而尽。

“……你跟他关系还真不错啊。”

废校之后还能组织起聚会,说明他们的关系肯定差不了。但是像这样男女共处的场合下,异性之间也难免有些距离感。来聚会的五个人里有三个男的,两个女的,可为什么偏偏是身为女性的通风路在联系窗木轮呢?为什么她能知道窗木轮还在用功能机,LINE是在家里用PC登陆的呢?

“哎哟,社长大人吃醋了吗?”

通风路朝若王子抛了个媚眼。

“吃醋?年销售额四兆的大企业的社长会吃区区一个课长的醋?开玩笑。”

若王子用夸张的语调回答道。

“哎呀哎呀,这不是电视剧里常有的剧情吗?明明身家万亿,却无法赢得爱人的心。”

“这边可都听到了哦——”

背后传来一阵笑声。

若王子回头一看,发现教室里另外三个人正对着他发笑。若王子高中时代多次攻略通风路未果,已然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了。

不过他们并不了解事情的后续。其实上了大学之后,若王子有一回终于成功攻陷通风路,把她带到了小宾馆。

但是结果还是没成。

那时通风路的话,直到今天还像一个诅咒一般萦绕在他的脑海。

“连胶都接受不了的男人,有什么交往的必要吗?”

十几年过去了,两人已然重新变得要好起来。他们的关系也早已不同于学生时代。然而那件事给若王子带来的心理阴影还在。

“吵死了,谁管你们啊。”

回想起不愉快的过去,若王子很不爽,声音也不自觉地变大了。

这时,他感觉袖口被通风路拉了一下。

“你看,那道光。”

通风路指着对面——也就是中庭另一边——二层的教室。里面手电筒的光照来照去的,似乎是有人在里面寻找什么。

“那是窗木轮吗?”

“那个教室……好像是二年级二班吧。确实我和他二年级的时候都在二班,可他现在跑到那儿去干什么?”

若王子奇怪道。

下一秒,伴随着炫目的闪光和巨大的响声,二年级二班的教室爆炸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