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MAILER-DAEMON的战栗 (14/24)

原作:早坂吝「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711620855/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講談社ノベルス-早坂-吝/dp/4065131367/ref=tmm_pap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1583200990&sr=8-7

第十一章·【 小松凪的推理】

七月八日。

鱼户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在转椅上,准备小憩一下。

突然,眼前出现了僵尸!——不,原来是因为睡眠不足出现黑眼圈的小松凪。

“警视~我明白了!”

鱼户吓得往后缩了缩。

“你,你明白啥了?”

“我知道凶手诱导窗木轮去二年级二班的方法了!”

“什么?!”

“是emoji诡计!”【注1】

“哦,说起来通风路给窗木轮发的信息里好像用了emoji……你是说凶手是通风路?”

花田问道。小松凪点了点头。

“没错。过去每个运营商的手机都有一套独特的emoji字符表。直到几年前,几大运营商才协商把emoji的字符统一了起来。但是功能机和少部分智能机用的还是过去的emoji字符表。如果发的emoji在对方手机上不识别,就会显示成〓【注2】。这个符号看着像等号,是输入法里用来替换无法显示的字符的。”

荔枝给客殿仁的功能机发信的时候,“伞”字用的是emoji。结果客殿仁那边显示的就是这个〓。小松凪一想到这一点,瞬间就看穿了这个诡计。

“通风路给窗木轮的邮件里,‘三年级一班’里面的‘三’和‘一’用的是窗木轮手机显示不出来的emoji。于是在窗木轮那边看来,邮件里写的就是‘〓年级〓班’。“

小松凪在白板上画了画。

“哦哦,看起来确实像是二年级二班!“

花田赞叹道。

另一边的田手问道,

“但是无论是esTa还是X-phone的消息记录都显示正确了啊。“

小松凪答道,

“那是因为这两家运营商的emoji系统已经统一了。无法正确显示是窗木轮手机的问题。如果他的手机没被炸坏的话,只要看下本地消息记录就一目了然了。也许正是为了毁灭证据,通风路才会采用爆炸这种方法。“

“嗯,原来如此。但是〓虽然看起来有点像汉字的二,仔细看看还是挺不一样的。“

继田手之后,鱼户又质疑道。

“而且窗木轮是系统管理课课长,他肯定知道不识别的emoji会被转成〓。那么收到这样的邮件,他不应该首先回问一句‘是几年级几班啊’吗?“

然而小松凪一句话便解答了两人的疑问。

“如果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邮件,正常人自然会多问一句。但如果通风路以前就有用〓来代替‘二’的习惯呢?如果翻翻窗木轮最近的邮件记录,就会发现通风路在发送诸如‘2点给你打电话’、‘2号出口见’之类邮件的时候,都用的是2的emoji。这些邮件在窗木轮的手机上显示的都是〓。但这些情况下〓都是指‘二’,于是窗木轮就把通风路发的所有不能显示的emoji都当成‘二’来理解了。通风路就是利用的这一点,把对炸弹的事一无所知的窗木轮诓骗到了二年级二班教室。“

鱼户低声道,

“确实,这是一个方法……但是如果通风路一口咬定自己不知道emoji变换的事情的话,我们也没法就仅凭这点就抓人。“

“没错。所以我们要搜寻其他的证据。试想,通风路为什么要杀掉窗木轮,而且还要伪装成自杀呢?遗书是伪造的话,里面的内容就完全不可信了。也就是说,窗木轮可能并不是信息泄露的源头。“

“但……他电脑里确实有用户名单被删除的痕迹,这你怎么解释?“

“用户名单只有内部人员才有权限拿到,所以窗木轮曾把它从公司带回家办公,这点应该没错。这之后的发展,抑或是窗木轮自己大嘴巴把这事告诉了通风路,抑或是从一开始就是通风路教唆他把名单带回家的。不论是哪种情况,可以确定的是,通风路为了接近窗木轮,诱惑了他,得到了进入公寓的机会,之后公然或者背着他地拿到了这份名单。”

花田露出一副很懂的表情。

“因为窗木轮是个没用的男人,面对通风路这个级别的美女可以说是毫无抵抗能力。”

“总之,不管是哪种情况,通风路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通过窗木轮这条线拿到了用户名单。于是她杀害了窗木轮,并伪装成他因为自责而自杀的样子。因为她有窗木轮公寓的钥匙,所以可以轻意伪造遗书以及电脑内的各种浏览痕迹。这点我们刚才已经提到过了。”

“我觉得如果只看两人的聊天记录,很难断定他们两个人曾经是恋人关系。”

面对田手的质疑,小松凪举了一个例子。

“她可以说,‘我男朋友有暴力倾向,而且喜欢查我的手机,所以不要打电话或者发邮件到我的手机上”。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去了。“

“恶女,真是恶女。“花田感叹。

“但为什么通风路为了拿到他们公司的用户名单会做到这种程度呢?是为了争取用户?”

“咦?你还没明白过味儿来吗,鱼户警视?”

说完,小松凪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点放肆,赶忙捂上了嘴。花田在一旁苦笑。鱼户白了小松凪一眼。

“那还有劳您多多教诲。”

“通风路伪造的遗书里是这样说的:‘这之后便发生了Mailer-Daemon连续杀人案。凶手或许就是在网上找到了这份用户名单,然后据此选定的受害者——不,不是或许。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凶手会知道被害人的地址和邮箱。这毫无疑问就是我的责任。不能再逃避了。’这段话似乎有很强的诱导性。Mailer-Daemon案凶手之所以获得被害者信息,是因为窗木轮把名单泄露到了网上,而他是从网上获得的这份名单。没有其他的情报来源。

“但是如果实际上通风路从窗木轮那里拿到了这份名单的话?“

“难……难道你是说……“

“没错,通风路八云就是我们一直在苦苦追查的Mailer-Daemon连环杀人案的真凶!而这起连环杀人案对谁打击最大?是X-phone公司!打击X-phone对谁最有利?自然是竞争对手esTa!而通风路八云的身份,正是esTa社长的翻译兼秘书!”

“为了打击X-phone社,争夺用户,而去杀死X-phone社功能机用户,这一切都是戴姆勒社长的指示?”

“戴姆勒社长是否参与,目前还无法判断。也许是通风路自己的主意。”

“通风路是被戴姆勒社长迷住了吗?”

“或许。”

小松凪朝帮腔的花田点了点头,继续道,

“如果把目标定为智能机用户,或许效果还要更好。但是有窗木轮的老同学这层关系,显然是从他那里拿到他负责的功能机用户的信息更容易些。拿到用户信息后,她便敲定了独居OL犬饲、身高将将一米五的客殿、还有九十七岁的老川这几个比较好对付的人下手。没想到的是犬饲和猫间住在一起,而老川还有反抗她的能力,这些都是她失算的结果。”

小松凪又转向鱼户,

“总之,我们应该彻底调查清楚通风路的嫌疑。”

“啊,嗯。”

鱼户被小松凪的威势震慑住了,脑筋一时没转过来。

田手也插话道,

“说起来,第一起事件中,凶手曾一度穿上了猫间的紧身衣。当时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凶手与猫间拥有相似的体型。据我前几天去esTa本社时候观察,通风路的身材确实和猫间一样好。

“然后在第三起事件中,我们曾认为凶手作案时可能还处于一只手腕受伤的状态。前几天通风路带我们到会客室的时候,是用带着手表的左手开的门。通常来说,手表不会戴在利手上。她用非利手开门,也许是因为右手手腕受伤的缘故。”

“唔……”

这时,鉴识课的绀野也跑了过来。

“小松凪。之前你拜托我们调查的事情,结果和你想的一样。”

“真的吗?”

“百分之八十是一致的。”

“你们在说什么?”鱼户问道。

绀野回答说,

“是上木荔枝录下来的疑似凶手的喘息声。虽然没有发语,而且只有几秒长,但我们抱着试试的心态,把它送交给了科搜研对比声纹。根据小松凪的提案,用作对比的是戴姆勒社长出席活动时通风路翻译的声音。结果发现百分之八十是一致的。仅仅是呼吸声就有这么高的一致率。”

鱼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徐徐说道,

“我知道了。马上举行紧急搜查会议,把通风路八云列为重点调查对象。”

“谢谢鱼户警视!”

小松凪低头领命。

*

紧急搜查会议后,小松凪等人迅速离开警署,准备把通风路控制起来。

然而——

通风路八云已经神隐到不知何处去了。

注1:emoji,即绘文字,社交软件中常用的表情符号。常见用法如“你说你emoji呢”等。

注2:〓,日语中作“下駄記号”。用法如正文中所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