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MAILER-DAEMON的战栗 (20/24)

原作:早坂吝「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713956067/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講談社ノベルス-早坂-吝/dp/4065131367/ref=tmm_pap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1583200990&sr=8-7

第十六章 · 【Mademoiselle与Sebastian的推理 ~回转与不确定~】

Sebastian说道,

“胜北先生和风香小姐的推理,让我们缩小了社长们所在包厢的范围。然而中央包厢,也就是8号包厢并不在这个范围里。这让我感到很意外。我之前一直默认三位社长和通风路是坐在中央包厢的。”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们如果不在中央包厢的话,上木荔枝小姐是如何得知并记录他们在演出过程中的行为的呢?她在推文里可没提到过这点。除了中央包厢以外的其他包厢最多都只能坐四个人,所以上木荔枝小姐没法跟他们四个坐在一个包厢里。如果是中央包厢的话,就有三十个位置,这样上木荔枝小姐只要也坐在中央包厢里,就可以很容易地观察他们了。”

“咦……可是就算通风路和社长们是在其他包厢里,荔枝也应该能从对面的包厢看到他们啊。”

“能看到是不假,但是声音呢?”

“声音?……哦!”

“大家也都注意到了吧。在对面的包厢里是听不见按摩棒震动的声音的。退一万步讲,就算当时台上比较安静,能听到按摩棒的声音,那也无法确定这个声音的来源就是通风路。”

“嗯……”

风香稍作思考,给出了一个解释。

“是不是这样。上木前辈当时在他们包厢门外,把门拉开一条缝偷窥。”

“不对。推文里写了,‘紧闭的包厢门’。包厢门是紧闭的。”

“唔……那也许上木前辈当时也和几位社长与通风路在同一个包厢里看剧,只不过她是站着看的。反正上木前辈这样交游广泛的人,和三大运营商巨头是‘朋友’关系也并不奇怪嘛。‘池面猎手二号’里面若王子社长身边的‘美女’,说的也可能不是通风路,而是上木前辈。”

“‘从我的视角看去,没有一名观众离席。’这也是推文原文。这话当然是把自己算在里面了吧。”

“啊,这……”

“而且就算不考虑这点,你的假说依然有解释不通的地方。在记录三巨头和通风路行为的那条推里面,还有这么一句话:‘墙上的表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显示现在是十六点零二分。

“‘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意思应该是说,并非上木荔枝小姐有意去看表,而是表进入了她的视野。所以应该是在通风路拉开门离开包厢时,上木荔枝小姐恰巧看到了回廊上的挂钟。

“打开门能看到挂钟的包厢只有中央包厢。所以我之前一直以为上木荔枝小姐和通风路以及社长们都坐在中央包厢……“

“你说的有道理。难道是我们缩小包厢范围的时候犯了错误?“

“那个,我想说两句。“

Northern举起了手。

“回廊上的挂钟是个石英挂钟。如果荔枝小姐是在包厢里看到它的话,那么她记录下的应该是‘刚过十六点’或者‘十六点零几分’,而不是‘十六点零二分’这么精确的时间。”

Sebastian点了点头。

“说的对。石英挂钟不细看是看不清分针的具体位置的。能一眼分辨出分钟时刻的只有电子挂钟。但问题是,在演出过程中,剧场内唯一一个电子挂钟,也就是台左的那个,是不显示的。”

“是,是啊……所以能在二层看到的‘墙上的表’就只剩中央包厢对面的石英挂钟一个了……”

Northern说完,陷入了沉默。

Sebastian开始总结目前大家所面对的矛盾。

“根据截图中三个人的推文,我们推导出了通风路等人可能所在的包厢范围。这些包厢都是四人包厢,中央包厢不在其中。但是根据上木荔枝小姐自己的推文,我们又得出了他们都在中央包厢的结论。所以两个结论哪一种才是正确的呢?没法确定啊……”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Mademoiselle突然兴奋地叫出声。

在大家的注视中,她低声念到,

“回转……无法确定发生的位置……然后户田那家伙……”

Sebastian慌张起来。

“小姐——Mademoiselle,发生什么了?”

她回过神来。

“呀,没事。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种完美的解释,可以解决你所提到的矛盾。灵感来自‘回转’——”

“回转?什么意思?”

“我认为,通风路和几位社长应该是在某个四人包厢里看剧的。但上木荔枝不是。她既不在通风路等人的包厢里,也不在对面的包厢。她根本就没坐在观众席。她当时的位置是——舞台上!”

“舞台上?!”

Navy惊呼。

“当时正在演出中,所以上木荔枝是在舞台上表演的演员吗?”

“大概她和某位高级剧组成员也是那种‘朋友’关系,所以拜托他让她上台饰演了王妃的角色。”

大家仔细想了想,感觉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Northern看着手机补充道,

“伊俄卡斯忒台词太多了,就算是荔枝小姐,我想短时间内也很难代演。但是我刚查了一下,俄狄浦斯和伊俄卡斯忒有两个女儿,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她们在改编歌剧里也有出场,而且没有台词。虽然应该是小女孩的形象,但是让荔枝小姐去演的话还是演得了的。又或者她演的是祭司团中的某个龙套角色也说不定。“

“嗯,也有可能。毕竟我们没有那么了解上木荔枝,也不清楚她的演技究竟如何。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她当时是在舞台上的话,那么‘墙上的表出现在我的视野中’这句话就能解释得通了。“

“什么意思?“

“这个剧场的舞台是回转式的。所以当台上的人被转到舞台内侧,也就是后台的时候,她就可以看到后台的电子表了。后台为了方便管理协调,肯定是有电子表的。“

“原来如此!“

“厉害了,Mademoiselle小姐。“

Sebastian一副抱歉的样子说道,

“确实,从舞台上也能观察到四人包厢内的情况。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上木荔枝小姐是怎么分辨按摩棒声音的来源的呢?“

“呃……“

Mademoiselle被问住了。

“刚才好不容易解决掉钟表的矛盾,结果太兴奋了,把这茬儿给忘了……确实,如果不能解释声音的问题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啊,可恶……“

这时,Navy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仿佛是被毒蛇咬住了一般。他的心中闪过一丝令人不快的念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