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MAILER-DAEMON的战栗 (22/24)

原作:早坂吝「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714247075/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講談社ノベルス-早坂-吝/dp/4065131367/ref=tmm_pap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1583200990&sr=8-7

第十八章 · 【上木荔枝的申辩,以及最终推理】

蓝川的视线越过荔枝,投向她身后。房间中央的地板上,有一个全身漆黑的异形存在。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实际见识到的时候,蓝川还是感到一阵冲击。

荔枝招呼着蓝川进房间,一句不提那个东西的事。

“来,快进来,坐这里。“

蓝川坐在了荔枝搬来的椅子上,心扑腾扑腾地跳着。那个东西就在他眼前蠕动。他不忍直视,便扭过头去。

“我去给你泡杯茶。“

“不,不用了。“

有那个东西在眼前,真的什么都喝不下去。

“这样吗。“

正朝热水壶走去的荔枝一个一百八十度转体转了回来。

然后,她坐在了那个东西上。

微弱的呻吟声从那个东西上传来。

荔枝毫不在意。

“蓝川先生,听说你之前提交了辞呈,然后被休了个长假?小松凪可是很担心你啊。“

“啊,嗯,是的。真的对不住她。“

“你知道她在网上被人喷了吗?“

“嗯。所以我才会回来。“

“原来如此。不过亏得你能找到这里啊。”

“是你托梦让我看你的推特的。”

“梦?”

荔枝显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指向蓝川。

“我给你打电话了来着……”

“诶?”

“而且后来再给你打的时候还被你拉到黑名单里了。”

“诶诶???”

蓝川慌忙掏出自己的功能机,翻到通话记录。在七月八日早上真的有一条和荔枝的通话记录。再一看来电黑名单,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荔枝给拉黑了。

“这……肯定是因为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睡得正迷糊,所以当成是梦了。后来大概又在半睡半醒的时候把你给拉黑了。“

“你没事吧?是不是累了?休假期间你都干了些啥啊。“

“我这段时间一直待在青之馆。哦对,听说你也去过那儿?胜北和风香说起过你。还记得吗,就是那两个全身青色的人。“

“青之馆?你怎么跑到那儿去了?“

“是为了踏上‘隐藏自己之旅……总之,我在S站前被胜北说服了,之后就被带了过去。他说可以让我在他开的旅馆里住一段时间。”

“旅馆?!青之馆现在已经变成旅馆了吗?”

于是蓝川简单地跟她讲了讲青之馆里的人和事。

“所以最后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才找到了这里。“

“看来是全都被你看穿了啊。“

“嗯,也许吧。不过你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吗?我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在意了。你现在坐着的那个东西——不,那个人,是通风路八云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那个东西全身震了一下。

她身着包裹全身的黑色乳胶衣,四肢着地。

坐在她身上的荔枝则一身女王束带调教服。

“正确。你早就猜到了吧。”

荔枝哈哈笑着,穿着黑色长靴的双腿性感地交叉起来。

“那么就说来听听吧,侦探·蓝川广重的推理。”

地点是爱情旅馆的房间。讲述者是背负着罪责的刑警。听众是正坐在人椅上的援交侦探。如此世间少有的奇妙解决篇,现在即将展开。

蓝川首先复述了一遍青之馆众人的推理。

把蓝川搞反的推文顺序归正之后,众人推理出通风路身上的震动并非来自手机,而是来自按摩棒。

通过分析截图中的三条推文,大家判断通风路和三位社长位于某个四人包厢。

根据与钟表相关的描述,大家确定荔枝位于舞台上。

然后,以荔枝分辨震动声的方法为突破口,大家最终得出结论,通风路下体的按摩棒的遥控器在荔枝手上。

“再接下来,很自然,手握遥控器的你就会变成最可疑的幕后黑手。但这绝不可能。”

“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才排除我的嫌疑的吗?”

“不,不是的。这不是在徇私情,而是根据逻辑推理得出的结论。”

荔枝挑了挑眉。

“有意思,接着说。

“首先,如果你是幕后黑手,就没有理由用推特给我这个休假中的刑警提供线索。“

“这个论据站不住脚。如果我想要自首呢?“

“还有另一个理由,你听我讲。之前那档讨论Mailer-Daemon事件的新闻专题节目,里面出场的那个特别嘉宾,推理作家早坂吝,他好像对假身份手机的发现经过格外感兴趣。所以我就试着代入了凶手的视角,想搞清这个过程中到底有什么值得关注的疑点。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把假身份手机丢在剧场里,这个行为本身非常不自然。如果想要安全地毁灭证据,不如直接丢到河里或者海里,要么埋在深山也行。就算在大街上随便找个垃圾桶也比扔在剧场里强,因为进入剧场是要买票的,扔在剧场的垃圾桶里就等于部分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而这毫无必要。

“那么,难道是那个人故意把假身份手机丢在剧场里,想要别人发现吗?但如果是这样,他(她)又何苦在手机上包一层卫生纸一层纸巾呢?那两个清洁工也是偶然才注意到垃圾桶里的手机的。想要被人找到的话,应该把手机留在更显眼的地方。

“总之,不论是想悄没声息地处理掉,还是想光明正大地留给警方,那部手机都不应该被丢在剧场的垃圾箱里。所以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持有手机的那个凶手因为某种突发情况而不得不立即丢弃手机,于是慌乱之中把手机包起来扔到了剧场内地垃圾桶里。……至于这个所谓的突发情况,我之后会详细说明。

“为了不留下指纹,凶手在丢弃手机前需要把手机擦干净。所以凶手来到卫生间,偷走了一副用来打扫卫生的橡胶手套。这样就可以保证在接下来的处理中不把指纹再沾到手机上。

“于是他走进一个隔间,用里面的卫生纸仔细把手机内外都擦了一遍。IC卡上粘着的卫生纸残片就是证据。

“擦完指纹后,凶手又用卫生纸把手机包了起来。但是卫生纸很薄,别人很容易能透过它看到里面包着手机。所以凶手出来来到了洗手池处,拿了几张比较厚的擦手纸巾,又包了一层。问题就在这里。

“洗手池提供纸巾,那么旁边肯定也有扔纸巾用的垃圾桶。那么,为什么凶手不直接把手机扔到这个垃圾桶里,而非要再多绕半个回廊,扔到自动售货机旁的垃圾桶里呢?厕所里的纸巾在外面的垃圾桶里是很显眼的。事实上,两位清洁工就是因此才注意到那部被丢弃的手机的。早坂肯定也注意到这个矛盾了,所以才会对这个过程如此关注。“

“不丢在卫生间里,也许是为了防止别人确定自己的性别?“

荔枝反问道。当然,她早就知道真相了,所以只是想要考验一下蓝川而已。

“如果凶手有这种顾虑的话,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选择用纸巾包裹手机。理由我刚才已经提到了,因为纸巾在厕所外面的垃圾桶里很显眼。找份海报或者导览小册子包起来不是更好吗?“

“那么——会不会是因为有人一直占着洗手池呢?“

“如果因为有人占着洗手池就扔不到垃圾桶里,那么凶手理论上根本连纸巾都是拿不到的——因为纸巾盒一般都很靠近垃圾桶,很多时候就在正上方。“

“嗯……也有可能是正在拿纸巾包手机的时候突然有人来占住了洗手池呀。“

“包手机又花不了多长时间,几秒钟就能搞定了。如果有人来的话,凶手完全可以假装擦完手扔纸,把手机扔进垃圾桶里。反而是在对方眼皮子底下捧着一块纸巾离开厕所更加可疑。“

“OK。那如果凶手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就在洗手池边取好了纸巾,然后进入隔间擦指纹,出来后才发现有人占住了洗手池。这样一来就够不到垃圾桶了。如何?“

荔枝的反驳意外地细致。但是蓝川早有准备。

“如果是那样,那么凶手一开始就会选择用纸巾而非卫生纸来包手机了。纸巾比较厚实,不容易扯破,也容易用来擦指纹,还不透光。就算到了隔间发现一层纸巾还不够,也可以再用卫生纸在外面再包一层。这样,包着手机的两层纸的顺序应该是内层纸巾,外层卫生纸。然而事实与此正好相反,内层是卫生纸,外层是纸巾。这就说明,凶手是先进入的隔间,然后拿的纸巾。“

“这样啊——“

荔枝装作对真相一无所知的样子,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看?“

“凶手没有把假身份手机扔到厕所的垃圾桶里,可能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个时候,清洁工正在清理那个垃圾桶里的垃圾。“

“诶?但是这跟刚才说的有人占住洗手池的情况不是一样吗……“

“不,不一样。因为清洁工此时不在厕所里。新闻专题里播放的录像你还记得吗?一开始的时候,两名清洁工正在把垃圾袋里的垃圾往推车里倒。她们当时是在厕所外面操作的。

“所以整个过程的顺序如下。凶手进入隔间开始擦拭指纹。在此期间,清洁工正好进入厕所,准备清理垃圾桶里的垃圾。她们把垃圾袋拿出厕所,开始把里面的垃圾往推车上倒。凶手察觉到清洁工离开,感觉时机到了,于是走出隔间,抽了纸巾,包上手机,准备扔进垃圾桶——这时他(她)才注意到,垃圾桶里竟然没有垃圾袋!“

“原来是这样!这样就既可以说明纸巾的来源,又能够解释为什么手机没有被扔进厕所的垃圾桶里。除此之外应该没有别的可能了吧。“

“根据外面的动静,凶手很快意识到是清洁工把垃圾袋拿走收拾垃圾去了。如果现在把手机扔在没套垃圾袋的垃圾桶里,那么清洁工回来之后就会立即察觉。所以,他为了不给清洁工留下印象,尽量迅速地带着手机离开了厕所,然后扔到了回廊中的那个垃圾桶里。

“同时,他把偷拿的橡胶手套的包装袋也扔了进去。上面的质问当然也擦干净了。但是橡胶手套没有被扔掉,因为内侧残留的指纹不好清理,搞不好还会在别的地方沾上新的指纹。所以他就把手套给带走了。

“由此又可以推断出一个事实。根据新闻专题节目里提供的信息,清洁工回收剧场二层垃圾桶垃圾的顺序是男厕所-回廊-女厕所。凶手遇到她们时,她们正在回收厕所垃圾桶的垃圾。之后,凶手便把手机和手套包装袋扔到了回廊里的垃圾桶里。这之后,两位清洁工发现了被扔掉的东西。

“考虑到她们回收垃圾的顺序,凶手只能是在男厕所里完成的擦拭指纹以及包裹手机。试想,女厕所是她们在二层回收垃圾的最后一站。如果是在凶手先在女厕所撞见的她们,然后把手机丢掉,那么在他(她)把手机丢在回廊中的垃圾桶里时,这个垃圾桶里的垃圾应该已经被回收过了。两位清洁工接下来就要去三层,也就没机会再在二层回廊里的垃圾桶中找到被丢弃的手机了。“

如果剧场内有那种残疾人或者母婴专用的卫生间的话,事情还要复杂一些,因为这种厕所一般是男女混用的,而且每个隔间里都会提供卫生纸、纸巾以及垃圾桶。同时也不会有人突然闯入。这样一来,自己这段推理就不够充分了。

但是根据轮椅漂移的推文,剧场里没有这样的卫生间。

所以蓝川自信地得出结论。

“也就是说,扔掉手机的凶手是男性。“

“能这么肯定吗?也许凶手为了诱导你这么想,故意女扮男装呢。“

“凶手能事先想到有人会去根据这些个细节推理出他的身份吗?不会吧。之前也提到过,他之所以给手机包了两层,就是为了不被人发现啊。如果他没有想故意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么所谓诱导也就无从谈起了。“

“嗯嗯,想得还挺全面。”

荔枝用居高临下的目光评判着蓝川的表现。

蓝川没有察觉,继续道,

“所以扔掉假身份手机的是个男人。既不是你,也不可能是通风路。而持有手机意味着与Mailer-Daemon事件有着深度关联。所以那个男人作为幕后黑手的嫌疑才是最大的。

“但是为什么他要如此着急地丢掉假身份手机呢?也许是因为他本来打算在剧场里把这部手机交给通风路,但是突然得知警察盯上了她。但这个假设有两个问题。首先,警方是到了第二天,也就是七月八号才开始怀疑的通风路。其次,在剧场内的他也没有获知外部信息的途径。如你的推文所说,剧场内开了信号屏蔽,一进剧场的门手机就没信号了。根据门口工作人员所说,演出期间也没有人出入剧场。所以外部的信息是没办法进入剧场内的。

“又或者信息源一开始就在剧场内,比如那个周刊佳音的记者,但那也说不通。为什么到了演出后半段才扔掉手机呢?太奇怪了。

“这时就应该把之前提到的几件事做一些简单的关联,比如在十六点零二分,实际完成杀人的通风路身上的按摩棒在开始震动;而十六点二十分,清洁工找到了那个男人丢掉的假身份手机。这两个时间点非常接近,可以想象其中必有蹊跷。

“而且操纵按摩棒遥控器的不是旁人,正是你,上木荔枝。每当你展示某种色情手法,都会极大地加快案件侦破的进程……”

蓝川回忆着至今为止与荔枝一同破解的案件,继续道,

“通风路长期受到幕后黑手在性方面的支配。也就是说,之前她也许就有过插着按摩棒出门的经验。但是这次,明明自己没有操作遥控器,她下体的按摩棒竟然响了。而且在剧场开着信号屏蔽的情况下,她竟然慌张到想要假装打电话的样子糊弄过去。她脸上的红潮……难道说,她被其他什么人给控制住了?”

“蓝川先生怎么越说越兴奋了。”

荔枝笑着指出。

“别插嘴。”

蓝川继续推理。

“男人是最受不了这个的。更何况通风路知道他的底细,随时可能会背叛他,也许离开剧场就会去报警也说不定。那样一来,警察要是在自己身上搜出假身份手机,那可就全完了——所以那个男人急忙跑出去,想把手机处理掉。

“而你等的就是这个。你事先接触了通风路,用你的‘技术’征服了她。然后当着她原主人的面启动她身上的按摩棒,宣誓你的主权,NTR了他。这样,那个幕后黑手就会不可避免地动摇起来。

“也就是说,按摩棒开始震动的时候,那个幕后黑手就在通风路身边。四人包厢的包厢门紧闭,再加上里面没有人站着,所以幕后黑手的可能人选就缩小到三位社长——梅诺阿·戴姆勒、十一以及若王子身上。

“之前因为觉得三个人都没有操控遥控器的可能性,所以一度排除了他们的嫌疑。但是现在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在操作遥控器,也了解了前因后果,那这三个人又重新变得可疑了。

“那到底是三人中的哪个呢?似乎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推理下去了。但是事实上,还有一些被我们忽视的线索。

“还记得胜北和风香二人费了半天劲,把包厢号分成了十二种情况讨论,最后得出六个可能的选项吗。但是从结果来讲,他们的推理似乎没什么意义。因为只要看轮椅漂移的推文,就可以排除他们坐在中央包厢的可能性,也就能衔接上之后Sebastian的推理。”

“胜北和风香这两个人总是很擅长把水搅浑。青之馆事件时也是这样。”

荔枝道。

“咦,这样吗?不过为了他们的名誉着想,我打算为他们说几句好话。刚刚我说他们的推理没什么意义,但这只是从结果来看。其实在Sebastian发言之前,没有人知道下一步的突破口在哪里,所以得出一些看似无用的结论,也是可以理解的。真正的问题,在于你。”

“我?”

“对。为什么作为‘出题人’的全知的你,会把池面猎手二号和KIRARAN⭐咪这两个人的推文也挂上去呢?这一定是有意义的。所以我想来想去,终于意识到了它们被你挂上去的意义的意义所在。”

“说说看。”

“刚刚提到了,用卫生纸擦指纹是很困难的。还记得IC卡上粘着的碎纸片吗?那就是证据。

“但是根据KIRARAN⭐咪的推文,戴姆勒社长的胸前有胸袋巾。虽然那东西一般是作为装饰存在,但关键时候也能当作手帕纸巾来使用。所以用它来擦指纹不就好了?这样一来,甚至不用担心留下生物证据,比如皮肤碎片残留在破碎卫生纸片上。但是凶手还是使用了卫生纸。所以排出戴姆勒社长的嫌疑。

“池面猎手二号的推文里提到了若王子面对气球的夸张反应,而关于这点,青之馆众人没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不是洁癖的话,为什么他会这么害怕气球?难道说气球上涂了毒——但就算涂了毒,他又是怎么知道的——想到这里,我豁然开朗。气球上确实有毒。但这种毒只对若王子一人有效。那是因为他对橡胶过敏!一旦戴上橡胶手套,他的手就会红肿,被其他人看出异常。严重的话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就算他想要抹掉指纹,也不会选用橡胶手套,而应该先用纸巾或者卫生纸把手包起来,再进行操作。但是凶手使用了橡胶手套,所以若王子社长的嫌疑也洗清了。“

“嗯,关于若王子社长橡胶过敏这一点,我还有想补充的。通风路以前曾经被若王子约到爱情旅馆开房过。她带了乳胶衣,想要玩SM,可是到了才知道若王子对橡胶过敏。结果她撇下一句‘连胶都接受不了的男人,有什么交往的必要吗’,就和他分了手。“

“这,这样吗……找个对象还真不容易。“

蓝川看了一眼全身乳胶衣的的通风路。

“既然我们排除了两位社长的嫌疑,那么可能的幕后黑手就只有一位了,那就是十一社长。虽然很难想象十社长会专门去搞自己的公司的用户,但是排除了一切的不可能之后,剩下的就是最终唯一的可能性了。”

蓝川推理结束的瞬间,对面突然传来一阵低声的娇喘。

“……啊……啊……”

一瞬间他还以为是荔枝的声音,但稍一分辨,发现原来是荔枝屁股底下的通风路。

很快,娇喘变成了呻吟。撩人的叫声持续了数秒之久,通风路的四肢终于支撑不住。她倒在了地板上。

“这椅子怎么回事?次品?”

荔枝用鞋跟踹向通风路的下体。通风路一声悲鸣,小口地不停喘着气,全身颤抖。

蓝川感觉自己硬了。但他还是努力维持着理智,问道,

“她突然这是怎么了?”

荔枝回过头。

“这就是我一定要让你来推理的原因。”

“什么意思?”

“你听我说。她现在身上这身乳胶衣,就是她在第一起案件中从犬饲家带走的那一件。通风路在杀死猫间后,为了骗过犬饲,便脱下她的乳胶衣穿了上去。但是不论怎么想,这都是很变态的举动。”

“确实。”

“我思考了很久,最终得出结论,这个杀人凶手本人一定是个受虐狂,而且是个有丰富乳胶衣穿着经验的女性。但是还没等我找到更多线索,就接二连三发生了更多的杀人案。

“窗木轮被害时,我虽然在爆炸中昏倒了,可池上英二和客殿兰却成功地找到了通风路等人,并询问了事情经过。因此我很快就识破了emoji诡计,比警察还早锁定了通风路。“

“客殿兰……是客殿仁的家属吧。池上英二是什么人?emoji诡计又是什么鬼?“

“噢,对,这些事你都不知道……好麻烦,还要给你再讲一遍。“

于是荔枝详细地介绍了几次杀人案的经过。

蓝川对池上的话感到怀疑。

“部门里最帅的帅哥,竟然会对长得不好看还不合群的OL同事一见倾心?这是什么玛丽苏剧情?”

“这个嘛,是这样的。我和他在废弃教学楼里探索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一下他的脚,结果他当时的反应超夸张。后来我问他,他才承认,自己是那种喜欢被女人用脚踩的M男。喜欢上犬饲的契机,是某一天他看到犬饲用靴子狠狠地踩灭了一根烟头。”

“猫间、池上、通风路。登场人物里M太多了吧喂。”

“有M就有S啦。总之我从六月底开始尾随通风路,有一次看到她跟三位社长一起去聚餐。”

“不是七月七号看完剧之后的那次聚餐吧。”

“不是不是,是另外一次。我当时跟着他们进了饭店,偷听他们聊天。”

“同行业的巨头之间讨论价格是违反反垄断法的吧。”

“对,所以也没听到他们怎么聊商场上的事。主要话题还是Mailer-Daemon事件。但是他们当时聊了什么其实无所谓。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十社长操纵遥控器。他一把档位调高,通风路制服内马上传来一阵震动声。她和后来在剧场时一样,掏出手机想要假装成接电话的样子,离开了饭店。十在背后非常猥琐地笑着看着她。而且更重要的是,随着他调节遥控器的动作,通风路身上的震动声变得越来越大。所以我确定这不是电话,而是按摩棒的声音。“

“这么玩很危险啊,万一被人发现了不就糟了。“

“这就是为了‘在性方面支配’通风路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啊。‘S只是道具,M才是真正掌控主动权的那一方‘——SM圈子里不是有这样的说法吗。看似M被S支配,但实际上S更需要为了满足M的要求尽心尽力,这就是SM游戏中男女关系的妙处啊。十和通风路就是这样,想要通风路完全服从,就要定期为她提供羞耻play的杀必死才行,比如在众人面前打开按摩棒。”

“所谓‘性方面的支配’,深入挖掘下去可真是不得了啊。”

“我认为他们二人的主从关系是一个突破口。于是我学着猫间的NTR漫画里面的情节,成功‘征服‘了通风路,夺走了她的支配权。当然,之所以这么顺利,也是因为她在杀人事件之后变得神不守舍,没有再和十见面,感到十分寂寞,才让我有机可乘。

“然后就到了七月七日。我拜托客殿兰介绍我给舞台演出家认识,然后从他那里‘争取’到了一个龙套角色。”

反正又是色诱吧。

“我在十的眼皮子底下启动了通风路下体的按摩棒,向他宣示,我已经完全夺取了她身心的支配权。原本只是想让他动摇害怕,露出一点破绽就好,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就在剧场里把假身份手机给扔了。于是我让池上偷偷把他扔手机的样子拍下来,结果他竟然没拍上,真是遗憾。”

“池上那天也在剧场里吗?嗯,难道那个池面猎手二号就是池上本人?另外两个人也是你带进来的?”

“咦?不是不是,那三个人跟我完全没有关系的。”

“什么嘛。”

不过不重要了。既然没有与通风路在同一个包厢里,就完全没有嫌疑。

“因为没能直接拍下扔手机的画面,所以我就照原计划,在戴姆勒送她回家后,上她家门去找通风路,让她去自首。”

“你就是这个时候跟她提到‘十六点零二分’的吧。我曾经一度以为通风路在这个时间点设了一个闹钟,而你是为了搞清楚这个闹钟的意义而打算去套她的话。但既然遥控器在你手里,你当然就知道那不是闹钟而是按摩棒。所以我想问,你是出于什么目的问出这个时刻的呢?”

“哦,我本来想羞辱她一下,但没奏效。她似乎不记得那时的具体时刻,所以才会一副意外的样子,‘眼睛睁得老大’。”

“切,原来是这样吗。“

“我想把她带去警察局自首。可是她顽固地不愿意去。看来虽然夺得了支配权,但是还得多调教调教才行。于是我姑且把她藏到了这个旅馆房间里继续调教。另一边,十变得非常焦躁。他急于把罪责推到戴姆勒身上,于是打算让通风路写一封虚假的自首信。“

“这……就算是受到性方面的支配,也不会连自首都听他的吧。承认是自己干的,不就等于被判处了死刑了吗。”

“作为S男的替罪羊死去——这是作为M女的通风路人生最大的幸福。”

蓝川惊愕到发出了怪声。SM的世界果然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但通风路在我手上。所以十不得不自己伪造了信件,寄给了警察。主流舆论因为这封信的关系,逐渐向戴姆勒黑幕说倾斜。但是我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所以提前做好了准备。那就是七月七日的一系列推特。

“如果推文的内容只是替戴姆勒辩护,那最终也只会变成网络上流传的无数阴谋论之一,被淹没在信息的洪流中。所以我把推文设计成了谜题的形式。人一看到谜题,就会本能地开始思考。而且一旦得出结论,就会对这个结论深信不疑。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养成思考的习惯。不要随波逐流地盲目采信网络上那些无法辨别真伪的信息,而应该用自己的理性来评判。就算最终无法得出结论,至少也不会轻易地被欺骗了。

“那些的推文阅读量已经破了万。只要其中有一个人能够察觉到‘剧场内有信号屏蔽器,所以震动不是来自手机而是来自震动按摩棒‘这一点,就能洗清腾不出手操纵遥控器的戴姆勒社长的嫌疑。当然,这只是整条逻辑链中的一小部分而已,但是能推理到这一步,就已经足够了。”

“但是一个人根本不够吧……“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人的想法很容易就能被成千上万的人阅读、吸收,更别提按摩棒这样的色情话题。真要有人提出来,肯定能传遍全网。 “

似乎确实是这样。

“但是你那个账号的用户名是你的真名上木荔枝啊,真的没关系吗?”

“小松凪的真名不也被人肉出来了?”

上木荔枝的话让蓝川一下子义愤填膺。

荔枝继续道,

“以上是初级难度的解谜。至于高级难度,则还需要再怀疑一次戴姆勒,然后才能最终证明他的清白。蓝川先生,这个高级难度的谜题,是只为你一个人准备的。“

“被提醒顺序读反的时候我就有预感了。但为什么一定要让我……“

“我需要进一步言语羞辱通风路。在原主人面前被人打开按摩棒——这对她确实是巨大的羞耻。但是因为事情是我干的,所以就算我再怎么用言语羞辱她,她也不会产生快感。羞耻play在只有S与M的密室中是无法成立的。按摩棒必须在众人面前打开才能让M感到最极致的羞耻,露出play也只有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效果才最好。

“倘若被旁人看穿了震动声的真相,那种羞耻感对于M来说简直就如同天国一般。体会到这样的快感,以后她就会对我完全服从了。所以我需要除我以外的人来担当本次的侦探角色。“

“所以选择了我。”

荔枝点了点头。

“换作蓝川先生有精神的时候,只需要在我身边,听着我一步一步做出推理就好了。但是之前你不是因为心情低落休长假了吗。所以,我希望让你凭借你自己的努力,来破解这次的谜题。“

确实,如果不是依靠自己的思考来破解谜团的话,自己现在也不会站在她的面前。

思考,思考。这就是荔枝对他的期望。与她对其他推特用户的期望一样。

正因如此,才把推文设计成复杂的暗号。

“还有一个原因。如果我让通风路一个人去自首,十社长很可能会想办法把她拦住,然后重新把她夺走。所以我必须和她一起去。但是你看,这次事件中我所处的位置也比较尴尬,对不对?她下体的按摩棒也是我操作的,对吧?这么一来,万一她到时候作伪证,反咬我一口,我不就变成了她自白信中所说的那个在性方面支配她的角色了吗?所以我需要一个与警方关联密切的人来协助我。这个角色你最合适不过了,蓝川先生。“

“所以我七月八号早上给你打了个电话。但没想到你在那之后竟然把我给拉黑了,搞得我都想如果明天你还不来,我就只能自己带着通风路去自首了。所以说,不要以为你睡迷糊了,就可以被原谅。“

“对不起。“

蓝川低头认错。荔枝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算了,来了就好。把她带回去,对你来说也是立了大功一件。以后就请继续昂首挺胸,当一名光荣的刑警吧。“

荔枝的口气很平淡,但特意叮嘱的这两句,似乎又显得特别郑重其事,好像这才是她所作所为的真正理由一般。

哎,我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但是好不容易依靠自己的努力推理出整个事件的真相,稍稍自满一下也没关系的。嗯。

这样想着,蓝川对荔枝表达了感谢。

“谢谢你。“

“不客气。“

“但是十社长杀自家的用户是出于什么动机呢?如果只是想破坏戴姆勒社长的名誉,也用不着这样大动干戈吧。“

“关于这点,就交给通风路来说明吧。“

荔枝又用鞋跟踢了一下通风路的股间。

“八云,说,十的动机是什么?“

通风路的眼眶有些湿润。她的话语有些含混不清。

“是,荔枝大人。十社长的动机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