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MAILER-DAEMON的战栗 (23/24)

原作:早坂吝「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714344065/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講談社ノベルス-早坂-吝/dp/4065131367/ref=tmm_pap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1583200990&sr=8-7

第十九章 · 【Mailer-Daemon的战栗】

刑警们突入X-phone社的社长办公室。

“哎呀哎呀,各位今天来此有何贵干啊?”

十社长本欲笑脸相迎,可是漂浮在空气中的紧张感,让他的笑容逐渐僵在了脸上。

鱼户拿出逮捕令。

“十社长,我们怀疑你在Mailer-Daemon连环杀人案中犯下了教唆杀人罪。跟我们走一趟吧。”

十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可随即又恢复成了困惑的样子。

“等……等一下,我不明白,你们是不是走错公司了?这里是X-phone,不是esTa。”

“没错,逮捕令上写的就是你,X-phone社的社长。”

“不,不对不对不对,给我等一下。为什么你们认为我会指使人杀害我们自家的用户啊?”

“这就由你自己说明好了。”

蓝川说着,放出了一段录音,录音中十正在说明犯罪计划和动机。

十的表情扭曲了。

“这个录音,难道……”

“没错,这就是你指示通风路八云作案时的录音。她当时以防万一,就给录了音。”

十遽然站起。

“怎么可能!她怎么会背叛我!我的调教是完美的!”

“强中自有强中手。”

就性技巧来说,没有人能够胜过上木荔枝。

“但是没想到,你身为大企业的社长,竟然会因为这种理由就去杀人。”

花田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摇了摇头。

听了他的话,十全身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这种理由’?!”

他激昂道,

“你们才是,什么都不懂!你们知道我为了日本手机产业的发展付出了多少心血吗!照现在这样下去,日本的手机产业就要被esTa这样的外资给占领了!就因为那些怎么都淘汰不掉的功能机!还有你们这些愚蠢守旧的日本人!人家esTa和国内的那些手机厂商绑定得那么深,所以早早就从功能机市场抽身离开了。但我们和Sorara不一样,我们陷得太深了!人家引领了智能机的风潮,而我们只能在后面追赶,手上这些功能机用户都变成了不良资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甩掉。对,没错,功能机用户都是负面资产!功能机的话费便宜!但是又不兼容智能机的设备,所以任何服务都要专门为功能机做一套系统,管理费用很高!High Risk Low Return!放弃这个市场?如果能放弃的话我们当然不想继续下去了。Sorara那边应该也是一样的想法。但是做不到。没有理由就停止服务会让企业形象变差的。所以我们和Sorara就像被绑在功能机这辆破车上往悬崖冲一样,谁先掉头谁就先完蛋,都不掉头那迟早也一起完蛋。与此同时,esTa的市场份额已经成长到比我们两家公司加起来还多了。那些功能机用户就像黏在船底的藤壶一样顽固。就算手机厂商已经停止生产功能机了,就算我们推出无数种替代的服务,就算功能机连推特和LINE都上不了,他们还是像傻逼一样守着他们用了十几年的翻盖手机啪啪啪啪地……咳……咳……”

他说的太用力,结果呛到了。

趁他停顿,小松凪插话道,

“但,但是功能机的占有率不是还有二成吗?据说最近有好多人都是一台智能机一台功能机轮着用的,说明功能机还有市场吧……”

十激愤地回答道,

“那他妈地只是你们消费者自己的想法啊!你们算个屁啊,在那说三道四的。凭什么要我们大企业考虑你们的需求啊?我们推什么你们出钱买不就完事了吗?!多少年来日本的经济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啊!说什么两部手机同时用,不就是为了贪便宜吗?整天扣扣索索地算计着怎么着能剩下几个钱。这种穷逼也算是客户吗?还美其名曰什么‘工作用和生活用分开’,那你倒是买两台智能机啊!总之,功能机必须毁灭!越快越好!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指使作为商业间谍潜入esTa社的通风路杀死了几个我们社的功能机用户。杀之前还给他们发了死亡预告邮件。哼哼,这些预告邮件才是关键。为了让消息迅速散步,我们通过匿名渠道把预告邮件的信息告知了周刊佳音。再加上警方的新闻发布会,社会上关于死亡预告邮件的事就传开了。然后我们又炸死了窗木轮,并伪装成自杀,在伪造的遗书里插入用户名单泄露的信息。窗木轮?他是挺可怜的,但反正在功能机课也没有任何未来可言,还不如就这么死了的好。完成这些准备后,我们便同时发出了六百六十六封预告邮件。那些愚蠢的功能机用户果然开始恐慌起来,争先恐后地跟我们解约。说实话看到那个场景,我一时之间确实有些受到打击,不过让我在发布会上鞠再多次躬我也不怕,一切都是为了整个行业未来的发展。接下来就只需要把事先准备好的真相喂给大众就好了。看完歌剧的那个晚上,戴姆勒不是把通风路送回家了吗?按照原计划,通风路应该那个时候就直接干掉戴姆勒,然后立即拿着假身份手机自首,作证说自己是在戴姆勒的指示下杀的人,最后良心难安,于是把戴姆勒杀掉自首。为了能让警察相信这份假证词,我让通风路特意在各次杀人事件中都留下了一些证据,比如给窗木轮发的emoji之类的。一旦警方把这份证词公诸于世,舆论的矛头就会从我们公司转移到esTa身上,给他们造成重创,甚至直接把他们逼出日本。同时我也有了停止功能机服务的大义名分。解约的功能机用户,再加上原来esTa的用户,都会转向我们的智能机业务——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发展!可是现实中不仅戴姆勒没死,而且我连通风路都联系不上了!这还怎么把锅推到esTa身上啊!我不就变成彻头彻尾的恶人了吗?幸好之前我准备了有通风路指纹的自白书,于是我就把它寄给了警察。效果比原计划差很多,但是在找不到通风路本人的情况下也就只能这么凑合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寻找通风路的下落——直到今天。你们要抓我就抓吧,我不怕!可惜日本的手机产业未来就要落入德国人之手了。都是你们的错!智能机万岁!天诛功能机!“

十一气呵成说完,随即就像断了线的木偶一般,整个人垮了下来。他的秃头变得像煮熟的虾一般通红。

刑警们一时之间都被十的气势震住了。不过蓝川很快就平复了心情,走到了十的面前。

“还有什么话等回了署里再说。“

他给十戴上了手铐。

“啊。“

鱼户暗叫。作为临场指挥,给凶手戴上手铐本应是他的权利(姑且也能算做功劳一件)。虽然他并没有特别在乎,但是被人问都不问就给抢了戏,实在是有些不爽。

“算了,别太往心上去。“

田手小声宽慰道。

“就当是和休假抵消了吧。“

鱼户默念。

另一边,十似乎终于搞清了眼前的状况。他矮胖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震动了起来。

Mailer-Daemon的战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