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MAILER-DAEMON的战栗 (6/24)

原作:早坂吝「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693803846/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講談社ノベルス-早坂-吝/dp/4065131367/ref=tmm_pap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1583200990&sr=8-7

第四章 · 【小松凪的挑战书】

首先横亘在侦探上木荔枝面前的难题,是辖区派出所的熊田刑警。这个浑身毛乎乎的中年男人,不知为何一见面便认定出现在现场的荔枝就是凶手。

“所——以——说,都已经解释过了,我是看到他邮件内容只发过来一半,觉得不对劲,给他打电话又只听到奇怪的喘气声,觉得他有危险,才从家里跑来现场的。”

“小姑娘,你这借口编得不行啊。从常识上来讲,邮件只发一半难道不一般是发邮件的人操作失误吗?你为啥还专门打电话去问?很可疑啊。你是不是一开始就跟在他后面,趁着他走小路的机会杀掉他,然后想报警洗脱嫌疑?”

“这我也说过了,是因为有杀人预告邮件……”

“杀人预告?那就是一般的骚扰邮件吧。啊,我明白了,这个骚扰邮件也是你发的吧?”

“凶手接电话的之后的喘气声我都录下来了!”

“那也是你自导自演!”

“太过分了!你不赶快去调查凶手也就算了,竟然怀疑起我这样的勤恳工作的无辜市民。”

“援交算哪门子正经工作啊!”

“啊,你这是歧视!我反对——“

两人正在进行这种无意义的争吵之时,突然听到“咚咚“的敲门声。熊田正在气头上,向着门怒吼道,

“进来!“

门慢慢地打开了,一个穿着正装的年轻女性有点畏缩地向屋里打量着。

“请问……您在问询的这位是上木荔枝小姐吗?“

“哈?你谁啊?“

熊田威吓道。对方似乎被吓得全身震了一下,然后匆忙从上衣口袋中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熊田。

“我,我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小松凪。请多多关照。”

荔枝这才认出她来。啊,原来是小松凪。两人之前打过很多次交道,但荔枝愣是没能记住对方的脸。

听到“搜查一课”这四个字,熊田仿佛被施了某种魔法一般,态度瞬间变了。

“一、一课的刑警小姐怎么突然大驾光临敝所……”

小松凪有点语无伦次地答道,

“我、我是奉搜查本部的命令,来这里调查一件连续杀人事件。考虑到本案与连续杀人事件可能存在的关联性,我有一些问题想问一下上木荔枝小姐。”

“原来是这样。请便请便,她就交给您了。”

“诶?我看您还在问询过程中……”

“不不不,当然是要让一课优先了。来来来,您不用跟我客气。顺便一提,我叫熊田,非常抱歉身上没有带名片。大家都叫我‘毛熊’,您也这么叫就行。***派出所的熊田。那我就失礼了。……快,走了。”

熊田拉着一旁负责书记的年轻刑警迅速消失在门外。小松凪见过好多想攀关系升进搜查一课的刑警,但是表现得这么露骨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她目瞪口呆地目送熊田离开。荔枝趁机盯住了她的脸仔细观察。过了一会儿,小松凪似乎终于回忆起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于是拉开椅子坐在了荔枝对面。两人的眼神交汇。

“呃……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呀,不好意思。我刚才在努力记住你的脸。”

“诶,我们明明见过这么多次了,你还没记住吗?”

“这不是次数的问题,而是频率的问题。如果不能定期见面的话果然还是……比起这个,我还要多谢你刚才帮我解围。那个刑警先生似乎已经认定我就是凶手了。”

面对荔枝的微笑,小松凪故意做出一副冷淡的表情。

“我可没有帮你的意思。”

荔枝从她的话中嗅出了一丝敌意。稍微想了想,她大概回想到了这股敌意的来源。

难道她还在为上次的事件生气?

先这样问问看好了。

“今天蓝川先生没和你一起来吗?”

小松凪的表情一下失落了起来。她的声音微微颤抖。

“蓝川先生来不了了……他是……他要休长假了……”

荔枝敏锐地问道。

“你说他怎么了?他又肾虚了?”

“不是,他说他要辞职!连辞呈都递上去了,还是长官好说歹说,才劝得他答应先休长假考虑一下……

“诶?辞职是什么情况……“

荔枝有些吃惊。小松凪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她。

“你真的不知道原因吗?”

“我也是刚听说的啊,怎么可能知道。”

“你少唬我!肯定是因为上次他父母的事啊!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上木荔枝这才想起来。不过还是说不通。

“啥,就因为上次那事?那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啊——“

小松凪一把抓过荔枝的衣领。荔枝完全没想到小松凪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任由她把自己拉了过去。

与此同时,她的面孔鲜明地印在了荔枝脑中。好,这下忘不掉了。

“就是因为你这样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蓝川他……蓝川他才……“

荔枝有点生气,顶了回去。

“什么叫‘事不关己的样子’?这事本来就跟我没什么关系啊!而且这都几十年过去了,就算是对蓝川来讲,这事不也是跟别人的事没什么两样了啊。“

“你怎么能这样说!明明是你要玩什么侦探游戏,把残酷的真相挖掘出来摆在我们面前,还说自己以此为乐。可你考虑没考虑过蓝川先生的心情?“

小松凪匀了匀气息,继续道,

“你一直是这样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可是你坐在旁观者的位子上,就当真没有一丁点负罪感吗?侦探就了不起吗?“

“对,名侦探就是了不起。“

两人互不相让,视线有如利剑一般交错。

最终,小松凪打破了沉默。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来接受我的挑战。“

“挑战?“

“对,挑战的内容,就是我现在正在调查的这桩杀人案。你这个名侦探能否看穿凶手的杀人手法呢?当然,我们警方已经调查清楚了。“

为了免除自己怠工的嫌疑,小松凪又补充道,

“我这只是为了考较你的推理能力而已。你既然自称名侦探,这对你来说应该只是小菜一碟吧。”

“只要你给我充足且准确的信息。”

“那是自然。当然,其中可能掺杂了一些我自己对被害人内心活动的揣测。”

“但是既然是杀人事件,那在电视上应该已经播过了吧。我不记得我看没看到过相关的新闻,但是万一看过的话,岂不是对你不公平?”

“新闻里没有涉及案件的核心内容。而且像是被害人姓名、住址之类的信息也没有公开,所以应该没有影响。”

“这样啊。那么这个挑战我就接下了。”

于是小松凪把OL被害案件的前后经过原原本本地给荔枝讲了一遍(基本与第二章相同)。

讲完后,荔枝立即道,

“好,我明白了。“

“诶?这么快?“

看着小松凪半信半疑的神情,荔枝向她伸出了三根手指。

“突破口有三个:首先,为什么被害人回家之前要买酒心巧克力;其次,为什么被害人对楼里严禁饲养宠物的告示视而不见;最后,为什么被害人不把壁橱里的靴子放在外面的鞋柜上?”

小松凪垂下了视线。

“虽然很不甘心承认这一点,但是看起来似乎你已经猜中了。那么请说出你的解答吧。”

“首先来讲,狗是绝对不能吃酒心巧克力的。绝对不能。因为酒精和巧克力对狗来说都是剧毒。被害人难道不具备这样的常识吗?综合其他线索以及不合常理的现场情况来考虑,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而是另有玄机。

“现在回过头来看那双放在橱柜里的靴子。既然这双靴子不是放在鞋柜上,而是放在壁橱里,那就说明被害人平常不会把它穿出门。那么什么样的靴子是用来在室内穿的呢?正巧我自己就有这么一双。我想被害人那双靴子的用途应该跟我的一样,用作性爱玩具使用。靴子一般是S系女王穿的。为了在踩踏对方私处的时候防止细菌以及真菌感染,所以特意与其他穿出门的鞋分开放置——我也是这样做的。

“所以事情就很明朗了——啊,不好意思,你们好像已经调查清楚真相了对吧。被害人的所谓“狗”并不是狗这种动物,而是犬奴隶——也就是M奴隶。这位外表不起眼的孤独的OL,在家里其实是一位SM女王。所以她才会对楼里张贴的告示视而不见,因为她养的“狗”并不是真正的狗。

“也就是说,密室里的一人一狗,实际上是女王和奴隶两个人。其中一人被杀,那凶手只能是另一个人了。亦即,凶手正是对女王起了反心的M奴隶——”

小松凪垂下的双眼闪过一丝得意的光芒,然而这并没有逃脱荔枝的视线。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不。你刚刚提到你在调查一起‘连续杀人事件‘,对吧?所谓’连续‘是指什么呢?说的是OL和客殿先生两人吗?不,不是的。

“客殿先生的案子还处于辖区派出所调查取证的阶段。比如我刚才就在接受熊田的问讯,在你到来之前没有搜查一课刑警的参与,所以我认为,这个案子应该还没有在搜查本部立案。尤其是,那位熊田警官似乎对你毫无印象。如果客殿先生的案子在搜查本部立了案的话,搜查一课理应先行与辖区派出所的刑警举行会议、分析案情。小松凪你一名年轻的女警官,在搜查一课一群大汉中间应该是很醒目的,更不要提那个熊田做梦都想进搜查一课了。如果你们在一起开过会的话,他怎么可能对你毫无印象呢?所以客殿先生被杀的案件应该还没有在搜查本部立案。

“那么所谓‘连续杀人事件’的‘连续’指的是什么呢?既然是连续杀人案件,那么被害人至少应该有两人。一位是女王大人,那另一位呢?登场人物中,除了女王,就只剩下奴隶一个了。

“没错。凶手在女王回家之前便来到了五零五号公寓,杀死了奴隶,并把尸体藏到了阳台上。整个过程中女王都没有打开过窗帘,所以看不到阳台的情况。不过凶手完全可以把尸体藏在诸如洗衣机后面的角落,所以就算她拉开窗帘也没法发现尸体。凶手就这样杀死了奴隶并把她的尸体藏了起来,然后就在家里等待女王的归来。

“那么为什么女王大人到家后没有意识到凶手的存在呢?请回忆一下,提及她的‘狗’的时候,女王用的是‘黑色的身影‘一词。现实中有黑色的狗,但人怎么会是黑色的呢?难道是黑人?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女王一眼应该就能察觉到屋子里的不是自己的‘狗’,而是一个陌生人。

“既然如此,答案只有一个了。奴隶之所以是黑色的,是因为她身穿SM用的那种包裹全身的黑色乳胶衣。凶手在杀死奴隶之后,便把这身乳胶衣从奴隶身上脱下,自己穿了上去。这是为了隐藏身份,防止女王大人警觉。其实凶手还有一些其他选择,比如躲到壁橱里,伺机偷袭女王。但是这样一来,女王一开门就会注意到屋子奴隶不见了,便会警觉起来,所以自己穿上乳胶衣装做奴隶这种办法是最保险的……应该没错。”

荔枝的声音稍稍有些不太自信。

“说实话,杀了人之后还把死者穿着的乳胶衣扒下来自己穿上,这实在是……太不合常理了。不过根据已知的条件,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小松凪抬起头,小声叹了一口气。

“回答正确。”

“整起事件在现场勘察的警察看来应该算不上什么谜团吧。你这是为了考较我,才故意改变叙述方式,把案件加工成一起不可能犯罪事件讲给我听。当然,对于被杀害的女王大人来说,整件事确实是个谜也说不定。”

“真是遗憾。我本来想着,如果能够用这起事件问倒你,你也就没有资格自称名侦探了。这样一来,蓝川的心结应该也能解开吧……”

原来是这样,小松凪是因为这个才向我提出挑战的。

但是这只不过是自我满足而已。

“关于蓝川父母的那起事件,我的推理正确与否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蓝川被我的推理说服了。只要这点不改变,你做再多也是毫无意义的。”

“确实……“

小松凪无力地垂下了头。

可是很快她又站起身,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上木小姐,拜托了。请帮帮蓝川。如果这样放着他不管的话,蓝川的人生就毁了。“

“三十八岁的大叔还没学会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吗?“

“现在只有上木小姐能拯救他了。“

“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

“最终来讲是这样没错,但是像他这样在人生道路上迷失了自我的人,想要重回正轨,必须有人给他指明道路。虽然这样说很不甘心,但是这个引路人除了上木小姐,别无他选。”

小松凪的死缠烂打,让上木荔枝也没了办法。

“好吧好吧,这事等我离开这儿之后咱们再说。”

小松凪的眼中放出了光彩。

“真的吗?太感谢你了!“

“比起这个,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把重点放在连续杀人案上?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解决这个案子吧?我也想为客殿报仇。“

“啊,是这样没错。那么关于连续杀人案……“

“首先,关于那个被害的M奴隶。这人什么来历?叫什么?跟女王是怎么认识的?“

“她叫猫间美绪,二十四岁,女性。“

“是女的?那这两个人是同性恋?“

“大概是吧。两个人一年前通过SM相关的论坛相识,见面之后没过多久便开始了同居生活。猫间是成人漫画家,创作的内容基本上也是跟她本人的性癖好相关的内容。“

小松凪言辞有些闪烁。荔枝单刀直入地问道,

“就是画百合SM本子的?“

“百,百合是什么?“

“你可以姑且理解成女同性恋。“

“啊……虽说是SM主题,但基本都是男女之间的SM漫画,不是女同之间的SM。“

“也是,毕竟百合漫画卖不出去啊。“

“是,是这样的吗?“

“具体是些什么样的情节的漫画呢?“

“我读到的基本讲的都是被S男抢走妻子的丈夫苦练SM技巧,最后把妻子又夺了回来,这样的故事……“

“哦……听着像是NTR类的,但又稍微有些不同。“

“……这跟案件有什么关系啊!赶紧回到正题上来。“

小松凪清了清嗓子。

“总之,这位猫间美绪小姐生前会不定期在两个商业杂志上连载成人漫画。但是由于报酬很低,所以她实际上是处于被犬饲一子——也就是女王——养着的状态。这是我们警方的推测。“

“被S养着的M奴隶……正常来讲不是应该是反过来的吗?“

“就是这样复杂的关系。”

“话说回来,既然猫间是女性,那也就是说,凶手也是女性咯?不然的话穿上紧身胶衣,身材会差很多吧。”

“我们警方也是这样认为的。”

“猫间的三围数据有吗?”

“95,60,90。”

“嗯……身材不错嘛。虽说比我还差一点。这样一来就能排除所有贫乳女性的嫌疑了吧。”

荔枝说着,看了看对面小松凪的胸口。注意到她的视线,小松凪愤慨道,

“你不要一边这样说一边看着我这边啊。”

“啊,我可完全没有在暗示什么哦。对了,那身紧身衣还留在现场吗?凶手应该是穿过的吧?还是说被一起带走了?”

“应该是带走了吧。不然我们提取一下内侧的DNA不就知道凶手是谁了吗?凶手会带走也是很自然的想法吧。”

“说的是。那么问题来了,你们是怎么还原出凶手脱下猫间的胶衣自己穿上的过程的呢?明明胶衣都不在现场。”

“我们在壁橱里找到了另外几件紧身胶衣。但是对比受害者的订单记录,我们发现少了一件。再加上猫间的尸体是全裸的,头发粘在一起,综合这些情况,我们才还原了那段过程。”

“原来如此。”

荔枝又问起了邮件的话题。

“犬饲的事件和客殿被害的事件之间的共同点,在于她们在被害前都收到了死亡预告邮件吧?你刚才提到来着。”

“是的。我们在发现犬饲手机里的邮件后,便向esTa公司提出了调查要求。结果对方提供的发件人发件记录中只有一封邮件,就是给犬饲的这封。”

“看来这封死亡预告确实只是针对犬饲一人,而非大范围随机发送的。这封邮件与犬饲被害事件之间的关联性基本板上钉钉了。”

“没错。”

“缔约人是谁?”

“对方跟esTa缔约时用的是假身份,没法追查。”

“你们警察不是可以要求通信公司利用GPS定位手机的位置吗?监控滥用的问题,最近不是还炒得挺火的。”

“我们要求过了,但是对方手机关机,定位不到。”

“据说就算关机,手机也能发出微弱的信号,所以也能定位到的。”

“是这样的吗?我不是很懂这方面的技术原理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好吧,就算这是真的,只要把电池扣下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定位了吧。总之是查不到位置是吧。不好意思打断你了。”

“没事。总之我们还在对发件人的信息进行调查,结果这时又发生了客殿先生被害的案件。犬饲小姐和客殿先生,二人收到了相同内容的杀人预告邮件。从这点出发,我们认为这两起案件应当是同一凶手所为。”

“我同意。”

荔枝扶额思考了片刻,问道,

“猫间没有收到杀人预告邮件吗?“

“没有。考虑到被删除的可能性,我们还拜托了技术班复原了手机里的数据,但是最终也没有任何发现。“

“也就是说,凶手很可能起初并没有计划杀死猫间,猫间的存在对于凶手来说是个意外。”

“犬饲公寓的门锁有被撬过的痕迹,这说明凶手的原计划是在犬饲回家之前先行潜入她家埋伏,结果没想到猫间小姐也在屋子里,不得已临时改变计划,先杀死了猫间小姐。”

“原来如此。”

“顺便一提,犬饲小姐和客殿先生收到的邮件来自不同的发件人。虽然邮箱地址中都包含‘mailer-daemon’一词,也都是esTa公司的邮箱,但具体的地址是不一样的。“

“难道凶手中途换了邮箱?不对,也许凶手在轮流使用好几部假身份缔约的手机?“

“关于这一点我们也在向esTa求证,不过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因为那样更不利于我们警察追踪定位。“

“但是为什么要用运营商缔约的手机邮箱呢?明明注册个普通的免费邮箱就好,你们也查不到【注1】。“

“因为从普通免费邮箱向手机邮箱发送邮件时,手机邮箱会自动判定此邮件为垃圾邮件,被害人就不一定能收到新邮件提示。凶手可能是考虑到这一点,为了保证被害人能够看到死亡预告邮件,才特地选择手机邮箱来发信。“

“啊,确实有可能是这样。“

荔枝把话题转向另一个疑点。

“说起来,犬饲和客殿两个人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还在使用X-phone公司的功能机。凶手是看准了他们都是X-phone用户这一点下的手,还是看准他们都在使用功能机这一点才选上他们两个人呢?还是说这一切都是偶然?你们搜查本部怎么看?“

“这……就是说凶手是根据手机型号而非被害人本身特点来选择目标的?你是在暗示这是无差别杀人事件吗?……搜查本部他们目前的调查重点还放在寻找同时有杀害二人的动机的人上面,因为若非如此就很难解释凶手是如何得知两人的信箱地址的。“

“先不考虑邮箱地址的问题,我想听听小松凪你个人的看法。你觉得这是无差别杀人,还是同时有杀害两人动机的人作的案呢?就凭直觉。“

小松凪慎重道,

“我的话……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不代表搜查本部……我认为这是一起无差别杀人案件。而且如果不能很快解决的话,未来还会出现更多受害者。”

“你的直觉应该没错,因为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但真的是无差别杀人吗?在作案之前还给被害人发死亡预告邮件……这个案子不简单。”

小松凪的肩膀微微颤抖着。

“要不是的话最好。那你们对被害人社会关系的调查有什么进展吗?犬饲和客殿先生之间有什么接点吗?”

“我们努力调查了,但目前还没有进展……”

“那就换个问题吧。单就犬饲的事件而言,有没有找到比较有嫌疑的人物?”

“之前的问题篇提到过,犬饲小姐在公司里处于被孤立的状态,所以就算说部门内所有同事都对她抱有敌意也不为过。不过这种敌意究竟是否能发展成杀意,而且是上门杀死两个人这样强烈的杀意,对此我们是很怀疑的。”

“嗯……如果有同事觉得被她瞧不起,起了复仇之心,那也还说得过去吧……”

“不过确实有一位社员引起了我们搜查本部的注意,就是之前问题篇登场的池上英二,二十八岁,男性,向犬饲表白的那个帅哥。”

“哦,那个表白的惩罚游戏。”

“不,他本人矢口否认,说他是真的表白,不是惩罚游戏。”

“诶?那么那张便笺是其他嫉妒犬饲的OL同事放的?看她被帅哥表白不爽?”

“应该是这样。池上是我们问他的时候才知道有便笺这回事的。他知道后非常生气。”

“遇上这种事是个人都会生气吧。不过谁知道他是不是装出来的呢。本身帅哥会喜欢上在公司里被孤立的OL,这种事怎么想也不太可能啊,尤其是犬饲本身长得也不好看。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你这是偏见……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不过我们负责问询的警官也问了类似的问题,而他的回答躲躲闪闪的,语无伦次。看他那样子,我也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啊,对了,你讲案情的时候提到了,犬饲离开公司回家的时候在办公室门口还撞见池上来着。这么一来他就来不及预先潜入犬饲的公寓埋伏并杀死猫间了。”

“其实他是现场的第一发现者……警也是他报的。”

“啥?他为什么会跑去犬饲的公寓?”

“他自己是这样说的。因为表白没有收到回应,他那天下班后就急急忙忙想去追犬饲小姐,但是犬饲小姐正在气头上,完全没有理他,所以他只好偷偷尾随犬饲,坐电车来到了她公寓楼门口,并且看到了她从报箱里取出邮件的一幕,从而知道了她的房间号码。他在公寓楼门口逡巡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上了楼,来到五零五号公寓门前,摁响了门铃。但是摁了几次屋里都没有反应,于是他拧了拧门把手,结果发现房门根本就没锁。他走进房间,在浴室里发现了犬饲的尸体,便急忙跑到走廊打电话报了警。直到警察到现场之前他都没发现阳台上猫间的尸体。”

“呃,什么啊,这不是就是个跟踪狂吗……太可疑了。就决定凶手是他了。”

“就算他本人不是,他也很可能目击到了凶手离开的场景,所以我们已经把他列为了重点调查对象。”

“啊,说到猫间,我们一直觉得她只是附带着被杀掉的,但事实果真如此吗?会不会她才是主要目标?有没有人有相关的动机?”

“猫间小姐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窝在犬饲小姐的公寓里画漫画,跟外部世界基本没什么交流。惟二有联系的大概也就是供稿的两个杂志的编辑了,但她跟他们近期也没有发生什么矛盾……”

说到这里,小松凪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话说为什么一直是上木小姐你在问问题啊?明明我才是警察,该轮到我问了。“

“好吧,请。“

“你和客殿先生的,呃,那个,援助交际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几个月之前吧。”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通过熟人介绍?”

“是搭讪啦,搭讪。在车站附近。”

“是客殿先……”

“是我啦。”

荔枝指了指自己。

“‘小伙子,要不要来试试援交啊‘,这样。“

“这……这也算搭讪吗……“

“咦,不算吗?那算什么?强上?“

“……随便了。那你们认识之后大概多久见一次面呢?“

“他个大学生又没什么钱,每周五万他肯定负担不起。所以基本是我这边偶尔有空的时候会约他,没有定期。到现在他总共来过四次……不对,五次吧。“

“客殿先生身上最近有没有出现什么人际关系上的问题呢?“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人际关系上的问题了,不过他确实跟我抱怨过,说他妈管他管得太死,所以他想早点离开家独立生活。“

“根据我们的背景调查,他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交通事故离世了,所以这将近二十年事件他都一直跟他演舞台剧的母亲客殿兰两个人生活在一起。“

“就是这个原因,他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不管是考学、找工作、加社团,乃至买手机,他妈妈都要干涉。之所以还在用功能机,好像也是因为他妈觉得有电话和短信功能就够了。“

“这确实有点……不过也是出于母爱吧。可能他父亲的突然离世对她造成的冲击太强了。”

之后小松凪又问了几个问题,并把上木荔枝录下的疑似凶手的喘息声拷贝了一份,便结束了问询。

她临走之前对熊田交代了几句。上木荔枝这才重获自由。

注1:电话邮箱和普通邮箱不同。电话邮箱地址格式一般为“mailaddress@docomo.ne.jp”(这里提供邮箱服务的是docomo),由docomo,softbank等运营商提供邮箱服务。其特点是作为发件地址时邮件很少被收件邮箱当作垃圾邮件处理,但只能通过手机登录。注册需要与运营商缔约。而普通邮箱地址格式一般为“mailaddress@gmail.com”(这里提供邮箱服务的是google)。普通邮箱可以随意注册,注册一般不用花钱,手续也很简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