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MAILER-DAEMON的战栗 (7/24)

原作:早坂吝「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695404794/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講談社ノベルス-早坂-吝/dp/4065131367/ref=tmm_pap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1583200990&sr=8-7

第五章 【信息不透明使国民受害】

小松凪走出派出所大门,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

她转头一看,原来是周刊佳音的记者林建。他的采访风格好比鲨鱼,闻到一点血腥味就死死咬住不放,刑警们对他都唯恐避之不及。

小松凪警戒着问道,

“原来是林先生。有什么事吗?”

他反问道,

“哎呀,您今天没跟蓝川刑警一起行动吗?明明平时看上去跟一对搭档一样。“

被说成跟蓝川是一对儿了。小松凪有点开心。但是不能把蓝川递交辞呈去休养的事情传出去,于是她慎重地回答道,

“蓝川他今天有别的事情要忙。“

“这样啊,真是可惜。对了,话说回来,小松凪刑警,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到这儿来了?您负责调查的那起同性恋SM杀人案的搜查本部应该是设在另一个辖区吧。“

“同性恋SM杀人案?你从哪里听来的?“

林微微一笑。

“可不要低估我的情报搜集能力哦。这个事件下期周刊佳音就要见刊了。”

难道是哪个事件相关人员泄露出去的?小松凪不愿相信自己的同僚口风不严。

“比起我的情报来源,您能不能先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呢?您来这里的派出所有何贵干?”

我是扇贝,绝对不会开口的扇贝。就算被放到味增汤里煮也绝不松口——小松凪心中反复默念着这句话,说道,

“关于调查进展,恕我无可奉告。”

她加速迈步想要离开。

但是她很快又止住了脚步。因为身后林建的一句话。

“——一周后便是你的死期。MAILER-DAEMON。”

小松凪飞快转过身。林脸上的笑容仿佛在夸耀他的胜利。

“看来是真的有这回事啊。犬饲一子,还有客殿仁,这两位在被杀之前都收到过这样的邮件。”

死亡预告邮件的存在是机密,除了凶手、上木荔枝以及警方相关人士之外不应该有其他人知道。荔枝发现客殿仁被害之后很快就被带到了派出所里,应该没有时间泄露消息。林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呢?

“这你又是……“

从哪听来的?小松凪本想这样质问他,却发现如果自己这样做,无异于帮他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像是SM同性恋情侣这种边角料让他挖去也就罢了,死亡预告邮件的事情要是被传出去了,是会有重大社会影响的。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小松凪平复了一下心情,回答道,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哦?你不承认吗?”

“什么不承认?我的工作又不是给你们记者爆料。如果想追踪案情进展的话,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新闻发布会。“

然而林没有放弃。他的话又一次击中了小松凪的弱点。

“原来如此,刑警原来不是正义的伙伴。我明白了。”

小松凪有点气愤地问道,

“正义?这与正义有什么关系?”

“这你都想不明白吗?就现在我们说话的当儿,也许就有人收到这封邮件了。那个人看到这封邮件会怎么应对呢?大概会当成骚扰邮件置之不理吧——就像之前两位受害人一样。如果他知道最近发生了类似的事件,就能够及时通知警方,你们警察也能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我说了,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况的话,我们会在发布会上通报的——”

“发布会上通报与否,你一个人能说了算吗?也许你们警察官方还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证明死亡预告邮件与连环杀人案之间存在关系,也许他们想在审讯的时候那这个作为证据,也许他们害怕在社会上引起恐慌。总之,他们会出于各种原因隐瞒消息。哼,依我看,他们其实是害怕得罪通信巨头吧。”

小松凪无言以对。林说的不无道理,而且很可能现实情况就会是这样。

“这个国家的信息不透明,已经使一位无辜的国民受害,未来还不知道要累及多少人。在这件事上,你要是偏袒国家机器,那么你便也是同罪。你的所作所为毫无正义可言。”

林挑衅般的话语对充满正义感的小松凪效果明显。不愧是专业的记者,取材能力细致入微,对每一位刑警的性格都拿捏得十分准确。

看着苦恼不已的小松凪,林缓和下语气说道,

“我说,小松凪小姐。你只要给我透一点口风就行。就一点点,也许某位无辜国民的生命就这样被拯救了。我不会把你的名字写进报导里的。犬饲和客殿都收到了死亡预告邮件,是这样吗?”

小松凪动摇了。她正欲点头。

就在这时。

啪,啪。

不远处响起了掌声。小松凪顺着声音方向望去,原来是之前被派去客殿被害现场调查的花田刑警。他的微笑中看不到笑意。

“OK,OK,到此为止。林先生,你可不要欺负我们部门的新星哦。”

林的脸部肌肉抽动了一下。不过随即他又露出了那副追寻真相的记者的认真表情。

“花田先生,说到隐瞒信息,您也是帮凶之一啊。您虽然没有直接杀人,但也是间接地帮了凶手的忙。”

“哎呀,少来,林先生,要说起帮凶,那你跟我们也是一丘之貉。”

“什么……”

“你想想,你把消息拿到手,不赶快去发推把消息散布出去,反而要等下一期周刊佳音刊载。照你的逻辑,这不就是害人吗?我看啊,你根本不关心什么国民福祉。你眼里除了工作业绩之外,什么都没有。我们彼此彼此哈。”

这次换成林无言以对了。趁着这个当口,花田急忙拉着小松凪跑远了。

跑出一段距离,小松凪说道,

“谢谢你帮我解围。“

“没事没事,你不用跟我客套。“

花田环顾了下四周,低声对小松凪说,

“话说我之前听到他说预告邮件的事了。他这是得到消息了?“

“是,我觉得只可能是我们警方内部人员泄露出去的……“

“也不一定。比如之前对犬饲一子被害案的相关人员进行问询之后,也许就有人把消息泄露给了他也说不定。又或者是客殿收到邮件之后把这事告诉了别人,恰好传到了林的耳朵里。都有可能。“

“这样最好……但他的消息也太快了吧……“

“嗯?你怀疑他是凶手?自己制造事件,然后自己搞个大新闻?可怕……“

“不是,呃,其实这种可能性我刚才也在考虑来着。但我觉得更可能是凶手主动联系了林先生,放出了一些消息。“

“犯罪凶手给杂志社记者放消息?有什么需要这样做的理由吗?“

“这我也想不到……果然刚才应该找他仔细问清楚信息来源的。“

“不,我觉得就这样挺好。信息源你问他他也不会老实告诉你的,而且这样一来他听到的传言就坐实了。“

“果然。不过我觉得他说的让我很受冲击……如果发布会上死亡预告邮件的事能公开就好了。”

“这事我们做不了主,不是阿凪你的责任。”

“嗯……我知道,但是……”

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的话,连空气都仿佛要变得凝重起来。小松凪连忙改变了话题。

“客殿被害的现场有什么新发现吗?”

“没什么值得注意的。阿凪你呢?你刚刚是在问询上木荔枝吧?”

小松凪简单复述了一下与上木荔枝的对话。花田半开玩笑道,

“说起来,‘上木荔枝’这个名字最近我们好像遇到了好几次啊。这么频繁地卷入杀人事件中,难道说她才是所有事件的幕后黑手?“

“怎么可能。”

小松凪也笑了。可是笑着笑着,她又意识到,自己对上木荔枝这个人,又何尝有半点了解。

*

果然如林所料,新闻发布会上完全没有提到死亡预告邮件的事。因为死亡预告邮件是犬饲、猫间被害案和客殿被害案之间唯一的联系,所以实际操作中两起案件是按照完全无关的凶杀案进行通报的。

“为什么要隐瞒呢?”

在搜查一课的办公室里,小松凪质问鱼户警视。

“喂,阿凪,你……”

花田慌忙想要阻止她,但是小松凪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鱼户厌烦地看了一眼小松凪,然后瞥了瞥一警视的桌子。

“是上面的判断。我们只能服从。“

“所以为什么……“

“你想想,死亡预告邮件的事情要是公开了会发生什么。会有那种觉得有趣然后模仿的家伙出现吧。然后收到邮件的人都会觉得自己成了新闻里连环杀人案的目标,吓得不行。到那时候全国各地的报警电话估计接都接不完,跟案件真正相关的线索就都会被这些垃圾信息给淹没了。“

鱼户说的也有道理,但小松凪还是没有完全想通。

“那么就这样置国民于危险之中吗?也许现在就有人收到预告邮件了呢。”

“你要是能赶快追查到凶手,就不会有其他人受害了。有时间的话赶快去分析案情,别在我这里抱怨。”

说得轻巧。小松凪和鱼户互相瞪着对方,谁也不肯移开视线。

“阿凪,够了……”

花田想要上来劝解。

这时,田手突然来到三人身边。

“警视,收到esTa的回复了。”

鱼户警视意识到这是避开小松凪视线的绝佳机会。他迅速转向田手。

“怎么样?“

“给客殿发死亡预告邮件的邮箱跟之前给犬饲发邮件的邮箱没有在同一部手机上登陆,说明很可能是凶手事前用假身份跟运营商缔约了多部手机用于发送邮件。这次的发件邮箱的发件记录也只有给客殿的这一封。现在手机已经被切断电源了,无法通过GPS定位。“

“真是谨慎啊,一点痕迹也追踪不到吗?“

一旁的小松凪想到了什么。

“这是否说明我们搜查本部的调查方针与事实有所偏离?凶手似乎就是个无差别杀人狂,而且未来可能还会继续发送死亡预告邮件。也许他还有第三部手机,第三个带有mailer-daemon的邮件地址,甚至更多。我们现在应该让esTa提供所有包含mailer-daemon的邮件地址对应的的名单,然后分析使用记录和缔约者情报,缩小搜查的范围,锁定凶手。“

三人听了小松凪的意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花田首先称赞道,

“如果真的是无差别杀人的话,这个调查方法确实是最有效率的。不愧是阿凪。”

但是鱼户表情严厉地说道,

“esTa真的会给我们提供这些信息吗?”

“至今为止他们不是一直都在好好地配合我们调查吗?”

鱼户反驳道,

“那是因为那几个发件地址真的给被害人发过死亡预告邮件,他们才会愿意提供相关的信息。你知道你的提议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esTa要把与案件无关的无辜民众的信息也一并提供给我们警方进行调查。不要以为esTa会为了我们办案就去侵犯客户的通信秘密权。”

“即使如此也值得一试。”

“这倒也是。那你想问就问吧。”

“好。”

小松凪正要把手伸向电话听筒,却被田手阻止了。

“小松凪,你还有别的工作要做吧。esTa那边就让我来联系吧。”

“警部您才是工作多得忙不过来吧。这边我来处理就好,您也稍微休息一下。”

田手警部为了填上蓝川离开后留下的空缺,除了职责所在的管理工作之外,还主动负担了一些现场调查的任务。从他脸上的黑眼圈就能看出他最近过的有多辛苦。

但是他坚持道,

“不必了,这段时间一直是我联系的esTa,所以这次理所应当也是我来。而且比起年轻女孩,他们大概更会把我这个中年男人的话更当回事吧。”

年轻女性在职场上常常遭人轻视。小松凪对此深有体会。所以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她也明白田手是对的,于是她也就不再坚持。

“好的。那就拜托您了。“

小松凪向田手深深地鞠了一躬。田手点点头,回到了自己办公桌旁。小松凪有些担心地目送他离开。

“真是的,蓝川这家伙,现在倒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快活去了。“

鱼户抱怨道。

小松凪的目光转向窗外。蓝川现在是不是也在望着同一片蓝天呢?

——拜托了,快点归队吧。

小松凪默念道。

很快,田手回来了。

“esTa那边说他们公司内部要先行讨论再做出决定。讨论出结果之后会给我们打电话回来。“

自己的上司帮自己做了这么多,自己除了努力工作争取早日破案之外无以为报。小松凪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边,正准备全力以赴开工,办公室里的电话突然响了。一问,发现对方是esTa,田手便接过了话筒。

“……是,是,这样啊。好的。我们会考虑的。“

他有气无力地挂掉了电话,小松凪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怎么说?“

“很遗憾,他们拒绝提供帮助。“

“怎么会!“

“理由正如警视所言。他们说,如果一定要他们提供名单的话,需要出示法院开具的批准书。“

“不出我所料。“鱼户点了点头,”通信隐私是很敏感的问题。他们说的那种批准书,我觉得法院不一定会批。“

“总之先申请一下试试看吧。“

田手说着,便开始准备材料。

“真的是,哪里的信息都不透明啊……“

话出了口,花田才意识到不对。果然,鱼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吓得他赶忙闭上了嘴。

——这个国家对信息的隐瞒,已经使一位无辜的国民受害,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累及多少人。

林的话语回荡在小松凪的脑海里。

结果直到最后,法院的批准书也没能申请下来。

*

客殿仁的葬礼上。

荔枝戴着之前别人送给她的假发,混在了人群之中。顶着一头红毛出席葬礼不太合适,她想。

她正闭目倾听着僧侣们做法事诵经,心中默默为客殿祈求冥福。突然——实在是过于突然地,她的假发被人拽了下来。红色的秀发瞬间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荔枝惊讶地睁开了双眼。

一位面似般若的中年女人站在她的面前。

“大家看见了吗?”她说。

僧侣们震惊得忘记了诵经。

中年女人的声音划过安静的空气。

“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你不是那种配得上做仁的朋友的人。所以我就试着拉了下你的头发。哈!果然是假发。”

荔枝保持着正坐的姿势道,

“……了不起的洞察力。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哪位?在场的这么多人,除了你之外没有人不知道我是谁的。我倒想问问你,你是从哪冒出来的?头发跟猪血一个色儿。“

“我叫上木荔枝,是客殿仁先生的‘朋友’。“

“哟,不巧,没有我的承认,没有人可以自称是仁的朋友。“

“这样啊……那我猜您就是仁先生的母亲兰女士吧。”

说话跟唱戏似的。

“能不能不要用‘仁先生’来称呼我儿子?被卖春女直接叫名字,我儿在九泉之下也不得瞑目。”

兰的怒气直冲云霄,但荔枝之心如明镜止水,事来随应。

“哎呀呀,葬礼还没结束,两位就先消消气,不要吵了。”

花田刑警从旁劝解道。考虑到凶手很可能也会来参加葬礼,他便和小松凪一起前来侦察情况。

但显然他的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

“无能的警察给我滚一边去!”

花田哑然。兰继续怒视着荔枝。

“仁最近之所以时常晚归,就是因为去找你了吧!是你把仁带上了邪路。他的死大概也是因为惹上了坏人,被人欺负。都是你的错!把仁还给我!”

说着,兰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正在会场出口监视的小松凪不由自主地惊叫了一声。

清脆的耳光扇在了荔枝的右侧脸颊上。

啪。耳光的声音回荡在会场之中。

她故意没有避开。

兰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有点心虚地往后退了退。

荔枝把脸转回正面,直视着兰的双眼道,

“这个耳光,是对疏忽大意,让‘朋友’不幸罹难的我自己的惩罚。这是我应得的。我在这里发誓:我一定会抓住杀害客殿仁的凶手,即使穷尽所有手段。”

兰皱了皱眉。

“就凭你?就想抓住凶手?你连警察都不是,少在这里口出狂言。”

“就凭我是侦探。”

“侦探?”

兰放声大笑。

“侦探!大家听见没有,她说他是侦探!你个小姑娘,别在这儿现眼了。”

如同舞台剧一般的笑声在会场内回响着。荔枝没有回嘴。

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小松凪看到了荔枝的决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