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MAILER-DAEMON的战栗 (8/24)

原作:早坂吝「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697950280/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講談社ノベルス-早坂-吝/dp/4065131367/ref=tmm_pap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1583200990&sr=8-7

第六章 【蓝川刑警,前往青之馆】

时间回到蓝川提交辞呈的那一天。

走出了警视厅大楼,蓝川没有目的地在大街上彷徨着。这时,前方一名穿着不正经的人朝他的方向走来。

——嘿,大清早就撞上混混了。

蓝川心中暗骂一句,侧了侧身,准备躲开他。

但是对方一看到蓝川的胸口,便慌忙闪到一旁,给他让出一条路。

怎么回事……蓝川一边想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立刻明白了。原来警视厅搜查一课的纹章还别在他的胸口上。

纹章红色的底色上镶着一行金色的字——“s1s mpd”。“mpd“是”Metropolitan Police Department“(警视厅)的意思,而“s1s“则代表”Search 1 Select“(千里挑一的搜查一课刑警)。这枚纹章毫无疑问是精英的证明。

但是自己不久之后便不会再有资格佩戴它了。蓝川摘下了纹章。一瞬间他有一种想把它直接扔到大街上的冲动,但是考虑到被坏人捡到的话可能会被用来作恶,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做刑警时的善恶观还在发挥着影响。他把纹章揣到了兜里。

好,接下来该去哪儿呢?

蓝川现在的位置在S站附近。

坐上电车去旅行?寻找自我之旅?

好蠢。

“寻找自我之旅“大概是蓝川人生第二十五讨厌的词语。明明人就站在这,却要到千里之外的地方找,简直荒谬。为什么如此愚劣的自己会像是被困在密室中一般存身于此处呢。

所以,真正要做的事情恰好相反。

正想到这里,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隐藏自我之旅’,如何?“

被看透心思的蓝川惊讶地转向声音的主人。对方的形象让他惊上加惊。

那个人看上去大约五十多岁,身披青色的斗篷,打扮得如同魔术师一般。披风下的右臂没有了肘关节以下的部分。

这个男人,与车站周边的日常风景格格不入。

到底是什么人。

蓝川脑内浮现出几种可能性。

难道是撞上了某个电视节目企划?但是附近没有镜头在拍摄。

Cosplay活动?但是造型奇怪的只有眼前这一个人而已。

宗教传教?目前来讲这种可能性最大。对方也许是故作高深,想要勾起我的兴趣。

如果这是他的目的的话,那么他毫无疑问成功了。神秘男子的话引起了蓝川极大的兴趣。

他说“隐藏自我之旅“?

这个词可以说是对蓝川一连串思考最为精辟的归纳。

“寻宝的反义词是藏宝。既然如此,那么”寻找自我之旅“的反义词当然就是”隐藏自我之旅“了。

但是自己的想法就这样被素不相识的人迅速归纳出来,这一切难道只是巧合吗?难道是听错了?把脑内的自言自语当成是别人在耳边说的话了?

为了确认这一点,蓝川开口问道,

“不好意思,刚才那句‘隐藏自我之旅’是您说的吗?”

“嗯,确实是我说的。”

男人毫不掩饰地回答道。看来是没错了。蓝川犹豫了片刻,吞吞吐吐道,

“隐藏自我之旅这种事我之前也考虑过——啊不对,其实刚刚就在考虑之中。为什么你会说出我的想法呢?你——你会读心术吗?”

“我画了几十年的画,所以能看到别人身上的‘气’。你身上的‘气’是青色的,那是比大海还深沉的绝望的颜色。因此我判断你是那种需要‘隐藏自我之旅’的人,便搭了话。”

果然还是什么宗教来传教的吧。要是放在以往,蓝川估计就一笑置之了,根本不会多搭理。但是今天不一样。男人的话直击核心。

蓝川问道,

“请问您是什么人?”

“失礼失礼,我这就跟您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的名字是胜北时太郎,目前经营着邻县渔村M的‘青之馆’。所谓‘青之馆’,是专门为了绝望、疑惑、无处容身、想要踏上‘隐藏自我之旅’的人提供的隐居之所。”

“你是说,我就是这样的人?”

“难道不是吗?”

蓝川想了想。

“也许吧。”

男人满意地笑了。

“我就说吧。您要是还没决定好下一步的目的地,那么不如与我一同前往青之馆稍作逗留。现在去的话价格有优惠。拜托了,您就跟我去一趟待两天。不瞒您,现在我们那里生意很惨淡,再没人去怕是要倒闭了。拜托了,就几天就行,也不坑您也不骗您。”

对方突然变得市侩起来,跟刚才营造的神秘形象反差强烈。

哎,反正现在也没处可去,跟着他走一趟也没什么不好——意识到自己对这个陌生人的提案完全不反对,蓝川吃了一惊。

明明刚刚还没有想这么远……

现在他突然对这个提议心动了。

这其中固然有同情生意惨淡的因素在里面,但更重要的是,胜北不仅理解了他,还一语点醒了他。总之跟着这个人走吧,未来的事情等到青之馆之后再作考虑。

于是蓝川详细询问了费用相关的问题。虽然到M村的点车费需要自己掏腰包让他有些不满,可是对方报出住宿费用可以说是相当良心,而且还可以用信用卡支付,十分便利。

“好的,那我就去您那里叨扰几晚。具体多少天等到了之后我们再商量。”

胜北的双手紧紧握住了蓝川的左腕,不停地摇着。

“哦,神啊!”

狂热信徒会如此轻易地借用神的名义行事吗?或许对方不是来传教的也说不定,蓝川想。

*

几个小时之后,倒了无数班车,蓝川和胜北终于抵达了M站。

一路上胜北的斗篷实在过于引人注目,搞得他身边的蓝川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本想坐到几米开外的位置上假装路人,但是又觉得这样十分失礼,所以就没好意思跟胜北提起。

电车行驶到M站的时候,车上除了蓝川和胜北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乘客了。

蓝川本来以为M村既然是个渔村,站台肯定靠海,但事实并非如此。M站的位置其实是在山里。只有站台南方的树林开辟有一条路,从那边望下去,可以看到渔村里成阶梯状分布的民家与大海。

站台既没有闸机也没有检票员,荒凉得简直像是世界尽头的车站一般,只有一个贴有“请把车票放入此箱”的木箱。两人把票塞了进去,走出了车站。

顺着林间的坡道走了一段时间,坡度渐渐缓和了下来。很快两人走出了树林。刺眼的阳光下,整个村子仿佛被晒干了一般。

两人穿行于房屋与房屋隙间里的蜿蜒小路上。

胜北平时在这附近活动,所以应该不会像在电车上一样受人瞩目吧——蓝川心说。可是现实恰恰相反。

村民们一看到胜北,便纷纷像躲瘟神一般躲到一边。他们在身后对两人指指点点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有些离开的村民似乎是去呼朋唤友了。反正两人走到村里的主干道上的时候,他们身后已经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了。人群之中,一位稚气未脱的男孩儿怒声对胜北喊道,

“胜北,你又不吃教训,把人往青之馆带了!”

喊话的少年穿着运动衫和短裤,晒得黑黑的,削瘦的手脚伸在外面。胜北似乎是认识他。

“怎么又是你?跟你姐姐学学,别动不动就跟个小屁孩似的瞎闹。”

“你!”

少年抡起拳头几乎要冲过来了,还好旁边的老巡警及时拉住了他。老巡警一边摁着少年,一边说道,

“胜北先生,你的小旅馆生意又开张啦。”

面对对方不怀好意的提问,胜北同样皮笑肉不笑地答道,

“托您的福。”

——啊,太尴尬了。早知道就不来了……

蓝川正思考着怎样才能假装自己是个透明人,老巡警突然转向了他。

“你是自愿跟他来的吗?”

“呃,是这样……吧。”

“那就行。我还担心你是被他强行拐过来的。”

“哈?”

胜北还干过这种事?

“那么能请问下您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吗?“

“我叫蓝川……“

蓝川转念一想,自己的身份根本没必要告诉乡下的警察。自己来这里就是为了隐藏自我,把个人信息告诉别人完全是多此一举。

“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这些。“

老巡警被顶了回去,却并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解释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怀疑你或者怎么样,只是提前问一下,以防万一你出什么意外,我们也好联系到你的亲戚朋友。”

“胜北先生是什么危险人物吗?”

“这……倒也说不上。反正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

老巡警掏出手账,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撕了下来递给了蓝川。蓝川接过,微微点了点头以表谢意。

“蓝川先生,快走吧。”

胜北在一旁催促道。

两人在全村村民的注视下,拐出了大路。胜北有些抱歉地说道,

“给您添麻烦了,真的不好意思。”

“那些村民不愿意让你做旅馆生意吗?”

“能理解艺术的人永远是少数。“

“刚才那个少年你认识吗?好像你还提了他姐姐的事情。“

“他姐姐以前在我的青之馆住过一段时间,也好好的没出啥问题,可他偏说是我监禁了他姐姐,因为这事就恨上我了。“(注1)

看来村民们都把他的青之馆当成是魔窟了。自己到底能不能安然无恙地离开呢。

但是蓝川现在完全是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所以不仅没有感到任何恐惧,反而还暗暗有些期待之后将会要发生的事。这或许是一种病态的兴奋感吧。

*

远离村落,顺着沿着崖边小路走去,那座青色的建筑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那是一座与偏僻渔村很不搭的华丽洋馆。房顶、墙壁、门都涂成了青色。但是虽说都是青色,每个部分又都稍微有些许不同,并非全为单色。然而从整体上看,又令人惊异的统一和谐。

“这房子真漂亮啊。”

“是我亲自设计的。之后能建起来是多亏了伊山久郎先生的帮助。”

他的话提起了蓝川的兴趣。

“是胜北先生亲自设计的?记得你之前也提到过你画了几十年的画什么的,你是画家吗?”

“以前我画过油画和……漫画,但是后来我的右手因为车祸截肢了,就没再画了。”

蓝川意识到自己问到了对方的伤心处,慌忙转移话题。

“啊对了,你刚才说是伊山久郎帮您建的?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造出无数极……极具个性建筑的伊山先生?”

奇特、怪异、吊诡——一时间好几个词划过蓝川的脑海,但最终他还是决定用“极具个性”这种听起来语气偏中性的词,以免对方误会。不过胜北似乎并不太在意。

“哦,您也知道伊山久郎先生?我的眼光果然没错。”

“啊,我也是最近机缘巧合之下才知道他的。”

蓝川不久前参与了一起连续杀人案件最后阶段的调查,那起事件就发生在伊山久郎设计的一幢建筑里。(注2)

胜北按了按门铃。

很快,对讲机里响起了一位年轻女性的说话声。

“您好。”

“我是胜北。我带了新的客人来。”

“真的吗?太好了!”

“记得给他也拿一副假面。”

假面?蓝川有些疑惑。

“收到!”

对方用轻快的声音回答。

蓝川问道,

“假面,就是脸上戴的那个……?”

“青之馆的客人除了蓝川先生您之外还有三位。他们也是为隐藏自我而来,所以不希望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这点想必您也能理解吧。”

“嗯,毕竟各自都有苦衷嘛。”

“所以我们这里规定,所有客人都不能公开自己的姓名和相貌。你在馆内时必须要戴假面。请您理解。“

感觉会呼吸不畅。

“还有就是互相之间要以外号称呼。蓝川先生要起个什么外号呢?“

“这个嘛……“

对这个问题蓝川完全没有准备。

“另外三位都取了什么外号呢?“

“Northern,Mademoiselle,还有Sebastian。“

“一定要是这种片假名的名字吗?“(注3)

“不一定。“

蓝川没有被人用外号称呼过的经验。他思考了许久,还是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

胜北提议道,

“要是想不出来的话就交给我吧。“

“嗯好,拜托你了。“

“唔……蓝川,蓝……Indigo?不太好念啊……那就Navy?您觉得Navy这个名字怎么样?”

蓝川对此并没有什么执念,就接受了这个外号。

这时,洋馆的门打开了。一位装束奇怪的少女走了出来。

她的头发染成了青色,眼也戴着青色的隐形眼镜,身穿以青色与白色为底色的像是女仆装一样的衣服,连指甲油也是青色的。

少女的声音充满活力。

“欢迎来到青之馆!”

胜北向我介绍道,

“这是我这里唯一的员工岬风香。风香,这位是Navy先生。“

“Navy?真是个好名字啊!请多多关照!“

“啊,请多多关照。“

Navy不是很擅长应付这样的女孩子。

风香转向胜北。

“这里的规矩您已经跟Navy先生讲了吗?“

“讲过了。让他选一副假面吧。“

“好的。“

风香拎出一个不透明的袋子,递给Navy。

“请您从里面抽一个。“

Navy把手伸了进去。

“会抽到哪个呢?好期待啊。”

风香显得很兴奋的样子。

假面的触感都差不多,应该都是类似的形状。

Navy对此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所以就随便抽了一个。

假面是塑料的,后面有一根橡胶带,可以戴在头上,遮住面部。银色的外表面上画着一个青色的⛎。

“这是什么?”

“每个假面上都有十三星座的标志,这个是蛇夫座。”

蛇夫座。这么一说,中间那个~看起来确实像蛇一样。Navy的脸有点发绿。

“不好意思,能换一个吗?我怕蛇。”

“咦,这样吗?真是不好意思。那您再抽一个吧。”

于是Navy又把手伸进了口袋里。这回抽出来的假面上面画着一个♐。

“这是射手座的符号。”

风香抢在Navy之前说明。射手座对蓝川而言不是什么禁忌。

“就这个吧。”

“那就赶快戴上吧。”

Navy戴上了假面,摇身一变成了匿名旅人的样子。

“真合适啊。”

风香称赞着,推开了门。

“那就赶快进去吧。”

Navy跨过门槛,走进洋馆。

内部装饰和外观不同,并不全是青色,而是以白为底色,各处点缀青色的雅致风格。

“不用脱鞋,就这样穿着鞋进去就可以。”

果然是洋馆的风格。Navy径直走进门厅。

“我先带您去房间吧。”

风香登上右手边的楼梯。

Navy紧忙跟了上去。他透过假面上的缝隙向楼梯上看去,发现楼上有一个人也正在朝下看着自己。

那个人的假面制式与Navy相同,只是上面的符号是♎(天秤座)。他感到一阵不适应,可转念一想,好像自己现在的样子跟对方也差不了多少。

看来对方和自己一样,也是来这里暂居的旅人。她身穿高级的橙色连衣裙,看上去是一名年轻女性。一头黑发梳成了很复杂的发型,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时间。

两人互相注视了数秒,气氛有些尴尬。Navy从这次邂逅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可他也不清楚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Mademoiselle小姐。”

胜北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这位是我们的新朋友,Navy先生。

“……请多多指教。“

Mademoiselle把白皙的手搭在了楼梯的扶手上。或许是因为高度差的原因吧,Navy总感觉对方在各种意义上俯视着他。无论如何,从她的口气中听不到一丝欢迎的意思。当然,对于踏上隐藏自我之旅的人来说,这也许是非常正常的反应也说不定。

Navy也跟对方打了个招呼。之后Mademoiselle就径直走下了楼梯,消失在一层走廊的深处了。

“咱们继续往二楼走吧。假面会影响视线,所以请务必注意脚下。“

Navy扶着扶手,慎重地跟随着风香的脚步。他一边走一边问道,

“刚才那位Mademoiselle,看起来好年轻啊。她也是一个人来的?“

“不,她当时是和另一位名叫Sebastian的男性一起来住下的。“

“和男的一起?他们两位是什么关系啊?“

“Navy先生。“

背后传来胜北责备的话语。

“请不要试图打听其他客人的过去。“

“啊,这样……不好意思。“

蓝川被带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的设施非常豪华。之前当他听说这个洋馆在小渔村里的时候,本来已经做好要住破茅屋的心理准备,可没想到这座青之馆竟然真的是表里如一的华丽。

“很快就要到午饭时间了。到时候在餐桌上我再给您介绍其他客人。”

“饭菜准备好之后我会来叫您的。”

胜北和风香就这样离开了房间。蓝川放下自己的行李,坐在床头伸了个懒腰。

窗外是碧蓝的大海。

这趟门出得还真远啊,蓝川想。

搜查一课的同事们现在想必还在案发现场挥洒着汗水拼命工作吧。因为自己的唐突离去,他们每个人肩上的负担应该都加重了不少。

然而蓝川对此没有丝毫焦躁感。

仿佛那是在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一样。

*

十分钟后,风香过来说饭做好了。

Navy跟着她来到一层的餐厅,发现餐桌旁已经坐了一个人,他假面上的符号是♓(双鱼座)。从服装和身材判断,他是一位年轻男性。

他像是警觉的小动物一样抬起头,用有点僵硬的声音问道,

“是新来的客人吗?”

“是的,这位是Navy先生。Navy先生,这位是Northern先生。”

风香给两人介绍了彼此。两人相互点头致意。

“我去端菜,您先坐吧。”

说罢她便走向了餐厅旁的厨房。顺着厨房门可以看到穿着斗篷的胜北也在厨房里忙碌着。

Navy坐在了Northern斜对面。

他开始观察Northern的举动。这是他当刑警时的习惯,现在还没有改过来。从Northern的半袖T恤伸出的双臂上有很多晒痕。

这说明他之前经常被太阳晒到。

但是他本身肤色很白。

这也就是说,他过去曾经经常被太阳晒到,但是最近又基本没有怎么晒过太阳……

不经意间双方的眼神(透过假面)交汇了。Northern慌忙移开了视线。看来他的性格比较内向。

尴尬的沉默变得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于是Navy主动问道,

“您是叫Northern是吗?”

“诶?啊,是的。”

“Northern,就是north的形容词形式那个northern吗?

“算是吧……“

“您的名字里有‘北’这个字吗?“

“没有。“

“那您是在北国出生的?“

Navy正问着,身后突然传来“嘟嘟嘟——“的哨声。是风香。

“Navy先生,我们跟您讲过不能询问其他人的过去了吧!“

“呀,真不好意思,我还不太习惯……“

“给你一张蓝卡。拿到两张蓝卡就会被赶走,Navy先生,请您多加注意。“

怎么还有会强制赶房客走的旅馆……Navy呆呆地望着风香离开的背影。Northern突然轻声说道,

“没事,我个人是不太介意啦。关于刚才的问题,我并非出生在北国。Northern这个外号是我自己取的,因取了这个外号是因为它是‘南国‘的反义词。‘失落的南国’,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看来他过去在南国经历过什么伤心事。但是如果再追问下去的话风香估计又要吹哨了。

Navy乖乖闭上了嘴。这是餐厅的门开了,进门的是刚刚遇到过的Mademoiselle。

在她身后跟着一个戴着♌(狮子座)假面的,身穿执事服装一样的黑色衣服的人。看样子他就是Sebastian,三位客人之一。

Sebastian拉开椅子,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Mademoiselle小姐,请坐。“

“谢谢,Sebastian。“

Mademoiselle坐下,用澄澈的嗓音回答道。Sebastian也在Mademoiselle旁边落了座。

从刚才二人的行为来看,两人不是男女朋友或是恋人,而似乎是有钱人家小姐和男仆的关系。Mademoiselle和Sebastian这两个名字也是也是这么来的吧。(注4)

但是如果她是有钱人家小姐的话,为什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处境?难道是私奔?还是说这两个人只是在玩角色扮演游戏而已?

风香和胜北摆好了菜,也各自落座。菜够六个人吃的。

——你们俩也和我们一起吃啊。

蓝川稍稍有些吃惊。虽然他对此并不反感。

“买到了新鲜的墨鱼,所以试着做了刺身和墨鱼圈。“风香道。

“哦哦,看着真是美味!“胜北赞叹。

“风香小姐厨艺真棒。“Sebastian也赞不绝口。

“不不不,跟Sebastian先生还是不能比。“风香谦虚道。

“你们给我等一下。“

Navy插话道。

“戴着假面怎么吃饭啊?我们是不是要先摘下来再吃?“

“呀,忘了告诉您了。“

风香起身来到Navy身边。

“失礼了。“

她把手伸到假面的侧面,同时摁下两边的按钮,把假面的下半部分给卸了下来。

“吃东西的时候这样就好。“

其他三人也纷纷把假面下半截卸下,露出了嘴。这个旅馆太诡异了。

“那么各位,请开动吧。“

所有人各自双手合十,低声念道“我开动了“。Navy也动起了筷子。

墨鱼料理真香。

披着斗篷的胜北向正吃得开心的大家隆重介绍道,

“各位大概也都知道了,不过我还是在这里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Navy先生,从今天起就是大家的旅伴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Navy身上。他赶忙咽下嘴里的食物,朝大家点了点头。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其他客人也纷纷回礼。

胜北继续道,

“大家都来自我介绍一下吧。不用说出自己的姓名职业,就……对了,就讲自己的一个爱好吧。从我开始。“

胜北站了起来。

“我叫胜北时太郎,是这座青之馆的主人。爱好是绘画——尤其是青色的画。天空是浅青色,大海是深青色。青色让人感到空间的广阔,我很喜欢。接下来是岬小姐——“

“好的。“

胜北坐下。岬风香站了起来。

“我是岬风香,是这座青之馆的员工。喜欢的东西……嗯……是墨鱼!墨鱼让我升天。“

“不愧。“

胜北叫了个好。Navy不知为何感觉有点头痛。

接下来是Northern。

“我叫Northern。我喜欢推理小说,尤其是本格推理小说。啊,说明一下,本格推理小说是推理小说的一种流派。各位如果没听说过的话可能会觉得这名字听起来很厉害或者怎么样,但实际上‘本格’并不是说完成度高,只是代表这本推理小说重视解谜的过程而已。“

然后他列举了一些他喜欢的作家的名字。也许是因为在介绍自己喜欢的东西的缘故,他的声音听上去比之前更有活力了。但是很快他又蔫了下去。

“反正也没有人对推理小说什么的感兴趣……占用了你们这么长时间真是抱歉。“

气氛一下变得很僵硬。风香见状赶忙搭话。

“我也喜欢推理小说哦,之后咱们可以聊聊。“

“啊,好,请务必。“

Northern总算恢复了一点精神。

下一位是Mademoiselle。

“我的名字是Mademoiselle——是胜北先生帮我起的这个名字。我喜欢音乐。最喜欢的乐队是遗传迪迪。不过如果不是年轻人应该是不会知道这个乐队的。“

Navy不是年轻人,所以没听说过这个乐队,十分合理。

Northern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身子向前倾,可惜被风香抢了先。

“遗传迪迪,我听说过!是个不错的乐队。“

“嗯。“

“之后再跟Mademoiselle小姐细聊!“

失去发言机会的Northern选择了闭嘴。

“我说完了,下一个是Sebastian吧。“

听到大小姐的指示,Sebastian冷静地说道,

“我是Sebastian,是Mademoiselle小姐的同行者。喜欢的事情……应该说是料理。来这里之后有幸帮忙做过两次饭。”

“Sebastian先生厨艺真的很强!”

风香称赞。

“只是爱好而已,不值一提。”

“不不不,凭你的厨艺完全可以去当厨师了。”

“那以后有机会请务必让我品尝一下您的手艺。”

Navy也插话道。

“好的,荣幸之至。”

“那最后就剩Navy先生了,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胜北说道。

——真是场闹剧,随便说点什么糊弄过去得了。Navy这样想着,开了口。

“我叫Navy,爱好是……是……”

说不下去。

——我到底喜欢些什么呢?

成长在小城市的自己。不算十分严格的柔道训练。被柔道部顾问撺掇着成为了一名警察。在交通课每天为了完成指标到处跑来跑去贴罚单的日常。因为业绩优秀被拔擢为刑警。之后运气不错加入了搜查一课。父母所遭遇的那场事件的谜团也被揭开了……

至今为止所经历的人生有起有落,平凡而充实。然而真要说到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发自内心喜欢的——

脑海中浮现的,全是与上木荔枝一同度过的夜晚。

但这已经无法再与人言说了,因为——

不会再发生了。

所以,

“爱好是……是……对不起,我没有爱好。”

他只能这样回答。

全场陷入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风香开口安慰道。

“没有也没关系,现在开始寻找也不晚。”

Sebastian也帮腔道,

“是啊,像我说爱好料理,其实深究起来也算不上什么爱好啦。”

可越是被人安慰,Navy心中那种“自己已经悲惨到需要别人来安慰”的想法就越发占据上风。眼泪在假面之下无声地流了下来。

注1:请参见《彩虹牙刷 上木荔枝发散》。——作者注

注2:请参见《无可裁罚》。——作者注

注3:原文中这些名字全都是用片假名书写的。日语中外文名通常直接用片假名音译。

注4:Sebastian在日本的少女漫画中常被用作男仆或执事的名字。其来源很可能是源于「阿尔卑斯山的少女」(1974)中的管事Sebastian。——作者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