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MAILER-DAEMON的战栗 (10/24)

原作:早坂吝「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703704804/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講談社ノベルス-早坂-吝/dp/4065131367/ref=tmm_pap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1583200990&sr=8-7

第八章 【esTa与X-phone】

类似的杀人案连续发生了三起,迫于压力,警方不得不在发布会上公开了死亡预告邮件的情况。但是以下事实依然没有被公开:

·发件人邮箱地址包括Mailer-Daemon字样;

·发件手机用假身份与esTa缔约;

·收件人所用手机都为X-phone社的功能机。

“群众只要知道死亡预告邮件的存在就足以及时发现并报警自卫了。至于其他的细节等未来抓到凶手之后会让他自己说出来作为证据。而且也要考虑对运营商风评的影响。”警方持这样的立场。

然而媒体在新闻发布会上咬住这一点不放,气得搜查一课课长当场甩出“说过了运营商相关的细节不方便发表,你们他妈是不是听不懂日语”这样的发言,结果反而被媒体拍下来冠以“警察怒喷受害者“的标题大肆报道,导致警方受到网上舆论一致指责。

——这些警察是弱智吗?不公布运营商信息,我们怎么保护自己?说什么“一收到预告邮件就立即报警”?你以为我很想收到吗?——

——是啊,被盯上就麻烦了,警察根本不顶用的——

——警察就是这样,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跟踪狂的问题也是——

其中,周刊佳音的记者林建在自己评论文章里直接点出了警方试图隐瞒的那三条事实。考虑到他的文章在警方新闻发布会后不久后便发表了出来,虽然不能完全排除他确实采访了大量事件相关人员的可能性,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消息灵通得让人生疑。不管怎样,拜他的文章所赐,本周的周刊佳音无疑是大卖了。

文章这样结尾道,

“Mailer-Daemon无差别连环杀人事件凶手确定被害人邮件地址的方法至今仍是一个谜团。如前文所述,事件中所有被害人均为X-phone非智能机用户。这不禁让笔者对X-phone公司的用户隐私保护机制产生了怀疑。而如果机制本身没有漏洞,实则更加引人忧虑,因为这意味着凶手可能能够从更高层对用户隐私保护机制进行影响——笔者在此点到为止。无论如何,我等一般市民目前只能急切地寄希望于各大运营商能够尽快给出解决方案,保护用户的人身安全不受侵犯。”

所谓“更加引人忧虑”,若不是在暗示公司在有意泄露用户的个人隐私给凶手,便是不点名地指认凶手是公司的内部人员。

这篇文章一出,X-phone公司社长十一(Mogiki Hajime)立即召开了紧急新闻发布会。

这位社长的名字很有意思,值得单独一说。“十”这个姓引申自“木”这个汉字。木的读音是“Ki”,而“Mogi”是一个动词,意为“砍掉,切下”。两者组合成“Mogiki”,意思是“被剪枝的树”,而在书写的时候则把“木”的撇和捺去掉,因此写作“十”,读作“Mogiki”。【注1】

社长今年五十五岁,身材矮胖,头已经完全秃了。他在发布会上强调,“为以防万一,敝社目前正在内部调查可能存在的隐私泄露情况。不过请广大消费者放心,敝社的隐私保护机制是完善的。”至于凶手在公司内部的可能性,他完全没有提及。但是因为过去也发生过一些用户隐私泄露的情况,所以无论十社长如何强调自家的隐私保护多么完善,这场新闻发布会仍然没能打消人们对X-phone产品安全性的疑虑。

这之中最心惊胆战的非那些仍然在使用X-phone非智能机的用户莫属。他们每天都祈祷着希望自己不要收到传说中的死亡预告邮件。当然,有些智能机用户也提心吊胆,生怕凶手突然改变主意。

X-phone的股价持续下跌。而相对的,esTa的股价则是节节攀升。坊间都在传“X-phone用户都是潜在的袭击目标”,所以人们都不想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至于凶手使用的是esTa手机作的案,谁在乎呢?

但是也没有人能够保证未来凶手的目标就不会转移到esTa用户的身上……

*

田手和鱼户坐在esTa日本公司接待室的高级沙发上。在他们对面的,是社长Menoa Daimler和翻译兼秘书通风路八云。戴姆勒来自德国的总公司,今年四十五岁,身高约一米九,身材修长。他的头发是淡啤酒一般的金黄色。正如许多日本人对德国人的刻板印象一般,他戴着银框眼镜,脸上一副难搞的表情。通风路八云是位奔四的日本女性。她的容貌和身姿让人联想起百人一首中“浩荡天风起,云中路莫开。仙姬留碧落,倩影暂徘徊“的诗句。田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偷偷朝她瞄着看个不停。【注2】

田手和鱼户此次前来,是为了重提小松凪当初的提案(esTa向警方提供含有mailer-daemon邮箱持有者的名单)。他们刚刚正在和对方的系统管理部交涉,谁承想社长本人突然出现,因此接下来两人就将和社长本人谈判。通风路用左手拧开接待室的门,招待他们进去——她手上的表看起来很贵重——于是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田手告知了对方此行的目的。通风路翻译给了戴姆勒。戴姆勒直截了当地摇了摇头,非常有德国人的作风。然后,他用德语对通风路说了些什么,让通风路翻译。

“如我们此前所讲的那样,我们非常乐意向警方提供与犯罪有直接关联的邮箱的相关信息。但是如果是与杀人事件没有关联的邮箱,恕我们无法提供详细的情报。Mailer-Daemon是个常用词,除了凶手以外很多人也在用在邮箱地址里。出于保护用户隐私的考虑,我们不能轻易把他们的邮箱信息提供给你们警方。“

田手试图动之以情。

“这起事件中已经有四人遇难了,未来还不知会牵扯到多少无辜的人。只要你们提供含有Mailer-Daemon的邮箱的信息,我们警方肯定能够很快锁定凶手。拜托你们通融一下。“

戴姆勒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这起连环杀人事件的发生确实令人痛心。凶手必须受到严惩。我们也会尽我们所能进行协助。但遗憾的是,两位这次的要求超出了“尽我们所能”的范围。“

鱼户接着唱起了白脸。

“你们这是在妨碍警方办案!提醒你一下,日本是有妨害公务罪的。“

鱼户只说有妨害公务罪,却没有说“你会因为妨害公务被逮捕的“。如果是后者,就是胁迫对方,是违法的了。

通风路表情僵硬地像戴姆勒翻译着。戴姆勒还是一副扑克脸。

“德国也有这个罪。如果两位认为我涉嫌妨害公务的话,为什么不带着法院传票来跟我谈呢?“

被戳到痛点,鱼户只好沉默。

戴姆勒淡淡地继续道,

“这是因为法院也认同我不是在妨害公务。你们警方的行动应当遵循法律。至少在我的祖国是这样的。“

看来esTa方面是油盐不进。

“那么,如果没有其他要紧事的话,我就先行告退了。还有其他工作要处理。“

鱼户一言不发。戴姆勒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田手拦住了他。

“不好意思,最后还有一个问题要请教社长您。凶手一直在使用含有Mailer-Daemon一词的邮箱地址发信,请问您对这点怎么看?“

通风路抗议道,

“您的提问与戴姆勒社长毫无关系。戴姆勒社长不能也不会去揣测杀人犯的心理活动。“

但戴姆勒对通风路耳语了几句。通风路最终还是不情愿地给他翻译了田手的问题。戴姆勒思考了一阵,然后回答道,

“给Mailer-Daemon发信是不会收到回复的。它们就像没有实体的回声一样。我觉得你们顺着它调查下去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直觉罢了。“

田手紧盯着他的双眼,希望能从中读出些许暗示。然而银框眼镜下的碧蓝瞳孔,像大海一般深不见底。

*

另一边,小松凪和花田则造访了X-phone总公司。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来调查X-phone内部人员作案的可能性。在一层入口处迎接他们的是系统管理部功能机课的窗木轮久课长。他看上去三十五岁上下,戴着圆框眼镜,神态间透着一股软弱的气息。三人乘电梯上到八层。

宽阔的办公室中大约几十名社员正在忙碌地工作着。办公室门口挂着“系统管理部“的牌子。此情此景,小松凪不禁感叹,

“好多人……这就是功能机课吗?“

“呃,不是,这些人都是智能机课的。“

窗木轮缩起身子,在办公桌和忙碌的社员们之间穿行,小松凪和花田紧随其后。他们沐浴在社员们好奇的目光之中。

在大办公室的角落有一扇门。窗木轮推开它走了进去。门里面的办公室十分狭小,与外面宽敞的大办公室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样有社员在里面忙碌着,但人数只有五人。

“这里才是我们功能机课。“

“比智能机课小很多啊。“

小松凪直率地说出了自己的感想。窗木轮显得有些尴尬。

“因为功能机的用户数逐年在减少……“

“啊……“

迟钝的小松凪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这样啊,原来这个课就像课长的名字一样,是“窗边“一族啊。【注3】花田挂出一副标准的工作式笑容,给课长和社员们说明了两人来访的目的。

“……我们并没有怀疑各位的意思,但是各位也知道,我们警察的工作特点就是要不放过任何一处疑点。所以我想请教一下,贵课所管理的用户信息是否有泄露的可能性?”

“不可能。”窗木轮断然否认道。“我们对待用户隐私信息的态度一直很审慎。”

“那有没有把用户信息资料带回家办公的情况呢?”

“没有。公司章程严格禁止这种行为。”

窗木轮掏出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小松凪注意到了他内心的动摇。这个人恐怕在隐瞒着什么。

这之后,她和花田单独问询了功能机课每一名社员。社员们的反应都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但是身为课长地窗木轮依然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没错。这个人肯定没有全部老实交代。小松凪难以抑制想要从他口中套话的冲动。但是花田还在问话,不能打乱他的节奏。正在进退两难之际,只听花田话锋一转。

“——窗木轮先生,关于杀人事件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你说什,什么?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窗木轮慌张到语无伦次。

“当然是用户信息泄露的途径了。“

“我怎么可能知道!为什么要问我……“

“我看你刚刚一副跃跃欲试想说什么的样子。“

“那,那是……我身体不舒服……“

“这可不行哦窗木轮先生。有什么想交代的你还是赶快告诉我们比较好。不然我们的问话就要一直拖下去了。“

“一直拖下去——那,那也应该允许我上个厕所什么的……“

“当然可以了,毕竟我们【目前】还没有锁定嫌疑人。“

“那……那我先出去了……“

窗木轮颤巍巍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房间。门一关上,花田小声对小松凪说道,

“没错,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花田先生也这么认为啊。“

“当然了。我还没见过这么好懂的参考人呢。“【注4】

“他到底在隐瞒些什么呢?泄露信息者的身份?看他那慌张的样子,难道就是他自己泄露的?”

“课里的社员都很正常,就他课长一个人这么慌……有意思。之后咱们在搜查会议上跟上面报告一下,让局里派人来盯他吧。”

很快窗木轮回来了。他看上去比刚刚精神了不少。结果两人最终也没能从他的口中问出什么。

注1:这段对“十”姓发音的注解是在正文中出现的。为了能用中文解释明白,所以没有完全按照原文翻译,而是参考了Niconico大百科中的词条(https://dic.nicovideo.jp/a/%E3%82%82%E3%81%8E%E3%81%8D)重新进行了解释。“十”字在日语中通常读作“Juu”或“Toh”。

注2:此处原文为“天つ風 雲のかよひ路 吹きとぢよ をとめの姿 しばしとどめむ”,为僧正遍昭所作,百人一首中第十二首。翻译引自刘德润《小仓百人一首》。

注3:“窗边“一族,原文为“窓際”,指”窓際族”,其中”窓際“与”窓木輪“谐音(Madogiwa)。“窓際族“指日本公司中任闲职的社员。

注4:参考人,指在犯罪侦查的过程中,接受侦查机关调查的嫌疑人以外的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