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 WordPress.com 设计一个这样的站点
从这里开始

MAILER-DAEMON的战栗 (17/24)

原作:早坂吝「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翻译:liquidhclo

豆瓣日记:https://www.douban.com/note/713264174/

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文基于兴趣并以学术交流目的,禁止转载、禁止盈利性使用。如果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支持作者:https://www.amazon.co.jp/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講談社ノベルス-早坂-吝/dp/4065131367/ref=tmm_pap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1583200990&sr=8-7

第十三章 · 【Northern的推理 ~从叙述性诡计说起,限定凶手范围,以及关于“O”字~】

“这意思是说,虽然杀人的是通风路,但还有幕后黑手?跟刚才电视里说的差不多嘛。”

“那这个‘真正的Mailer-Daemon’说的不就是戴姆勒社长吗?难道,那封信还能是假的不成?”

“但是必须要通过推理推导出这个结论才行啊。”

“嗯……”

大家又从头看了一遍推文,但还是没什么新发现。

Northern站了起来。

“看来暂时是陷入僵局了。我先去洗个澡。“

Northern离开后,胜北对大家说,

“我们也稍稍休息一下吧。风香,给大家泡点咖啡。“

“好的。大家想喝热咖啡还是冰咖啡?我去准备。“

几分钟后,她端着大家的咖啡走回了客厅。大家正准备开始享用,突然听到从浴室里传来一阵大叫。

所有人面面相觑。

“刚才那是……Northern先生?”

“发生什么了吗?”

“浴室里有虫子?“

只听“咚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客厅的门”哐“的一声被推开,Northern从外面冲了进来。

“咱懂了!”

看到Northern的样子,Navy一口嘴里的咖啡都喷了出来。他全身上下除了假面竟然是全裸的!

Northern说他不太注意穿戴,这下一来证据确凿,百口莫辩。

“我们犯了一个大错误,这其实是个叙述性诡计!”

“……你能先扯块布把那玩意儿遮上吗?” Mademoiselle冷冷道。

Northern似乎这才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地站在大家面前。

“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又跑回了浴室。看着他的背影,Mademoiselle气愤道,

“什么嘛,真恶心。正常人谁会光着身子就从浴室里跑出来的?“

“可能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太兴奋了吧。阿基米德不也是光着身子跑到大街上大叫‘Eureka’吗?“

胜北表示理解。

“是太兴奋了吗,感觉他语调都变了。“风香说。

过了一会儿,Northern穿着衣服回来了。他的声音又变得和往常一样畏畏缩缩的。

“对不起,刚刚一时冲动……“

Mademoiselle背过脸去。

风香问道,

“刚刚你说是叙述性诡计?所谓叙述性诡计,是指作者而非凶手通过文字叙述上的设置来误导读者的诡计吧。上木前辈为了误导我们,在她的推文里做了什么手脚吗?“

“不。设置这个叙述性诡计的,并非荔枝小姐,而是Navy先生。“

听到自己的名字,Navy感到很意外。

“我?我没有欺骗你们啊?“

“不好意思,是我的说法有歧义。我的意思不是说你在有意欺骗我们,而是说你是在自身不知情的情况下,设下了这个叙述性诡计。“

“什么意思?“

“突破口在于荔枝小姐自己发的最后一条推。‘你说说,这一到剧场门口手机怎么就突然显示没信号了。(所以等会再发推特好了)’。现在这个时代,东京都内开阔地怎么可能突然就没有手机信号了呢?所以我就开始思考,这条推文是什么意思。然后就想到了。”

“你别绕圈子,直接说明白。”

Mademoiselle似乎还没从刚才冲击性的景象中恢复过来。

“好,好的。手机信号消失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剧场为了防止演出过程中观众席里手机响,所以启动了信号屏蔽器。所以荔枝小姐的手机信号在剧场门口才突然消失了。”

Navy一瞬间理解了,但很快又有了新的疑问。

“不对,这不应该是演出开始前的事吗?演出后应该是突然有信号了才对。”

“没错,就是这样。信号消失应该发生在演出前。”

“但是怎么看这都应该是演出后发生的事啊。除了几条截图和致读者的挑战书那条推之外,这就是最后一条推文了。难道荔枝没按时间顺序发推特?”

“为什么Navy先生会觉得这是最后一条推文?”

“诶?不是因为它在最下面吗?”

“就是这里!!!”

所有人一起用手指向Navy。Navy惊了。

“怎,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Northern道,

“Northern先生,非常遗憾,最新的推文是显示在最上面,而不是最下面的。所以阅读推特的顺序应该是从最下面开始一条一条往上读。”

“什么?!日语不都是从上往下读的吗?”

“推特为了让人第一时间看到最新的推文,所以每次都把最新的放在最上面,这样一来顺序就应该是从下到上了。“

“这我哪知道啊。“

Navy回忆起以前跟荔枝聊到推特的时候,她看自己的眼神就像看二傻子一样。是错觉吗?

那个时候她要是多讲一点就好了。不过荔枝大概是觉得就这样让他误会下去更有趣。结果就是今天在这里献了丑。

Mademoiselle又问道,

“但是每条推文旁边都显示了发送时间啊,看那个也知道哪条在前哪条在后,你怎么就能搞错。“

Sebastian答道,

“但是Mademoiselle,这个名叫‘上木荔枝’的用户的所有推文都是在七月七日这一天发的。所以看时间是没有用的。“

“对,没错。“Northern进一步解释道,”Navy先生把所有推文复制然后打印了出来,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就算这样文章也还是能读通的,只不过时间顺序完全反了。把文章顺序恢复之后,就能得到正常的时间序列。“

Northern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到名为“上木荔枝“的用户,拖到底部。

正确的推文顺序应该是这样的。

*

致读者的挑战书

完全没有推理的习惯,被骗了还沾沾自喜的软弱的读者们哟。你们在现实生活中也是这么怠于思考,随波逐流,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吗?你们怎么好意思把自己称作受害者,正是你们的无知和愚蠢,才让谎言和欺骗有了生存的土壤。给我当一回侦探啊!

指使通风路犯下连环杀人案的,真正的Mailer-Daemon,是谁?

轮椅漂移 7月7日

今天去了东京文化剧场。

因为要挪动轮椅,所以选择坐席宽阔的包厢真是方便了不少。但是两件事让我很气愤!

一个是,这个剧场建成时间太早了,所以残疾人专用的卫生间。

还有一个,坐在旁边包厢里的观众竟然是三大运营商社长和美女翻译。还让不让人安静看歌剧了?!

(附图:一只手拿着半价票的照片。大拇指挡住了数字3的左边,所以只能看到票上印着“3号包厢座位“的字样。)

KIRARAN⭐咪 7月7日

今天和男朋友一起去了东京文化剧场。两个人在中央包厢里坐在一起。照明真帅啊!这么想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戴姆勒社长。红色的胸袋巾插在西服口袋里,果然只有欧美人才能穿出这样的气质啊。看得男朋友都嫉妒了(笑

池面猎手二号 7月7日

今天在东京文化剧场上完厕所回中央包厢的时候看到的神奇一幕。若王子社长和一个美女走在一起的时候,被路过的小朋友手上的气球碰到了脸。结果他超慌张地问那个美女“你有带纸巾吗?“接过纸巾后用力地擦了擦脸,然后才和那个美女一起回到了包厢。

只是个气球哦!这么夸张?

你说说,这一到剧场门口手机怎么就突然显示没信号了。(所以等会再发推特好了)

等待中的观众们小声地交头接耳着。东京文化剧场内充满了活力。周刊佳音的记者好像想要采访前来观剧的电信业三巨头,但他的热脸显然是贴到了三位社长的冷屁股上。

观众们的掌声说明了一切。太棒了,这就是经典的魅力,这是最棒的舞台。

屡经考验的O,面对神兽的刁难,表现出了超人的智力,解开了神的谜题。很快,他便代替了临时掌权的宰相掌握了实权,并与先王的王后结合,共同治理起了国家。过去由于不详预言而被迫离开故国的他,现在终于回到了他的家乡,成为了一国之主。

情绪平复下来,O开始寻找杀死先王的凶手。他看祭司举止可疑,便逼问他,却得到了“是你O杀害了先王”的回答。O敏感地察觉到其中阴谋的气息,并很快找到了隐藏在祭司背后的宰相。“是祭司和宰相串通一气,妄图诬陷我,把杀害先王的罪名加在我身上。”

爱着他的王妃看他心神不宁,便安慰他说,“预言不一定总能实现,所以也没必要太把祭司的话当回事。”

德国人,就是esTa的戴勒姆社长,此时正从通风路那里双手接过本场演出的宣传册。另一边,十正双手举着双筒望远镜看着舞台上的演出。而若王子则还在跟他的热水杯瓶盖较劲。通风路身上突然震了三下。她从怀里掏出手机放在耳边,推开紧闭的包厢门向外走去。墙上的表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显示现在是十六点零二分。还是把精力集中回舞台上为好。

遇到自称是使者的人,这让O感到既惊奇又迷惑。使者说,“今天来与您相见,是因为先王驾崩的缘故。我这些年来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您的一举一动。现在我能够证明,那个所谓您将杀父娶母的预言已经无从成立了。”可是O犹豫道,“我的母亲还活着,所以我与母亲通奸的可能性依然是存在的。”

相信我,你不是那对夫妇的亲生子——知道真相的使者对他说。O的生父其实是一国的国王,但是当年O出生的时候,国王收到预言,“这个孩子将来会杀死你,并占有你的妻子”。他感到恐惧,便命人杀死O。但是接到命令的仆人不忍心杀死刚出生的婴儿,便只是把他丢弃在了密林之中。后来一对夫妇偶然发现了树丛中的他,便把他带回家中,抚养成人。O这才明白了自己的身世。

初次回到这座城里的时候,他的马被一名傲慢的车夫杀了。为了报复,他把对方的马车推下了悬崖。可没想到,在那架马车上坐着的,竟然是他的父亲!O的双手沾满了血污。知道了真相的母亲选择悬梁自尽,而O则用母亲的胸针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最压抑的时刻到来了,全场肃然无声。大幕缓缓动了起来。从我的视角看去,没有一名观众离席。当然,偶尔还是会有几个观众离席前往洗手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开始的时候我就告诉通风路,“十六时零二分”。但是那时通风路眼睛睁得老大,似乎不清楚我为什么会提到这个时间点。

*

“所以正确的顺序是,‘致读者的挑战书‘这条在最前面,然后是别人推文的截图,最后才是她自己发的那些。“

胜北总结道。Navy抱歉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但这样一来演出内容就全变了啊。“

Northern点了点头。

“刚刚换衣服的时候我查了一下,七月七日东京文化剧场上演的是《俄狄浦斯王》的歌剧。“

“原来如此,我说是哪里来的既视感,原来是俄狄浦斯王。“

Sebastian罕见的取笑起了Mademoiselle。

“你还说演的是什么无所谓。刚刚去查一下的话一下子就能看出时间顺序反了。“

Mademoiselle不服地回答。

“明明是你信誓旦旦说什么主人公的名字用圆圈代替了。明明是是Oedipus的首字母O嘛。“

“Mademoiselle你不也没看出来吗?“

“那……那是因为被你给带偏了!“

风香打断了两人热切的争吵。

“不要怪Sebastian先生啦,大家一般确实很难分清楚圆圈〇和字母O的。刚刚上了电视的那位早坂吝老师,他有一本书叫《〇〇〇〇〇〇〇〇杀人事件》。但是网上所有人提到这本书的时候都会用字母O来代替,变成《OOOOOOOO杀人事件》,结果搞得搜索结果乱七八糟。真是的,大家一定记得要把标题写对哦。“

风香的告诫把话题又引回了正轨。

“所以这句‘表现出了超人的智力,解开了神的谜题‘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是反着的顺序的话可以理解成宰相的刁难,但是现在就变得没头没尾的。“

Northern看了看手机。

“这个是俄狄浦斯破解斯芬克斯的谜语,拯救了忒拜城的故事。谜语就是‘早晨用四只脚走路,中午用两只脚走路,晚上用三只脚走路的动物是什么‘。“

“我知道!答案是人!“

“对。改编后的歌剧《俄狄浦斯王》里面有好多这样的省略,所以需要提前了解古希腊那部悲剧的故事之后才能看得通顺。荔枝小姐的推文之所以那么支离破碎的,这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嗯……那接着往下看吧。果然俄狄浦斯王开始怀疑宰相和祭祀了。这时候王妃出来安慰他。“

“是的,不过后来才知道预言真的都成真了。有意思,按照不同的时间顺序,王妃安慰他的内容也不一样了。“

“这之后来了一个使者……这人是从哪来的?“

“是来自科林斯的使者,俄狄浦斯就是在那里被养大的。俄狄浦斯本来是忒拜国王拉伊俄斯与王妃伊俄卡斯忒生的孩子。但是收到俄狄浦斯会‘弑父娶母‘的预言之后,拉伊俄斯就把他扔到了忒拜城外的荒山上。结果他就被科林斯的国王夫妇收养并且养育成人了。

“长大之后的俄狄浦斯听说了那个谣言。他以为科林斯的国王夫妇是他的生父生母,害怕自己会伤到他们,所以就离开了科林斯。可没想到命运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让他在旅途中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了他真正的父亲。“

“就是马车那部分?“

“对。俄狄浦斯后来消灭了斯芬克斯之后,成了新的忒拜国王,并娶了前王妃伊俄卡斯忒为妻,却不知道那正是他的母亲。“

“这不就跟预言一模一样吗?“

“是的。然后这位来自科林斯的使者是来告诉他柯林斯国王病逝的消息的。‘现在我能够证明,那个所谓您将杀父娶母的预言已经无从成立了。请回科林斯即位吧。’使者希望能说服他。

“但是俄狄浦斯还在担心,‘我的母亲还活着,所以我与母亲通奸的可能性依然是存在的’。所以使者才把他的身世完完整整地告诉了他……”

“原来是这样。时间顺序一反过来,生父母和养父母也反转了。”

Northern点了点头,继续道,

“但是,一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俄狄浦斯这才发现他真的如预言所说弑父娶母了。伊俄卡斯忒悬梁自尽,而俄狄浦斯则自己刺瞎了双眼。”

“哇,真是一场悲剧啊……”

“所以后来《俄狄浦斯王》被评为古希腊悲剧的典范。有趣的是,把时间顺序反过来,原来的悲剧竟然变得积极向上起来了。本以为自己的错导致父母死去的主人公,突然得知自己其实出身王族,回国后识破宰相阴谋,成为了新王……”

“还真是欸。上木前辈连这都想到了吗?”

“呃……不太可能吧,她怎么会知道有人会反着读推特的。”

“可是这里不就有这样一位吗?”

“吵死了!”Navy喝止风香。

“所以俄狄浦斯王和俄狄浦斯情结有什么关系吗?”

“有的。俄狄浦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父亲,并娶了母亲。所以后来人就把男孩的恋母并敌视父亲的情结称为俄狄浦斯情结。”

“原来是这样。长知识了。”

Navy回忆起高中时候的事。他在伦理学课上学到了俄狄浦斯情结。那时他正跟父亲关系不好,所以还专门去图书馆读完了《俄狄浦斯王》的剧本。也许那个时候俄狄浦斯用胸针扎瞎自己双眼的情节就已经深深镌刻在自己的潜意识中了。

自己和俄狄浦斯王的命运是何等的相像。

Northern不知道Navy想了这么多。他继续推理道,

“《俄狄浦斯王》的情节大概就是这样了。如果对细节还有疑问的话,可以自己去翻翻原著。“

“OK。“

“那么,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把时间顺序捋顺之后,一系列的矛盾点就浮出水面了。“

“矛盾?“

“哦,对对对。“风香突然开口。”既然演出中剧场内屏蔽了信号,那么通风路接到的电话是什么情况?“

Northern重重地点了点头。

“就是这里。“

“难道那不是电话,而是闹钟?而通风路因为某种原因想把它伪装成是电话的样子?”

Mademoiselle猜测,但很快便被Northern否定了。

“不对。为了排除这种可能性,荔枝小姐在最后专门向通风路提了‘十六点零二分‘这个时刻。那个所谓的’在开始的时候‘,就是指荔枝在演出或者饭局结束后和通风路刚会合的那个时候。她刚一见到通风路就问起这个问题。

“如果通风路特意在十六点零二分这个非整点时刻设了个闹钟,那么当荔枝小姐突然提到的时候,她是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的。然而她真的没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说明她应该没有特意在这个时刻设闹钟。这是我的想法。”

“原来如此。把时间序列归正之后,这个‘十六时二分‘就变成事后确认了。”

“但是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通风路的手机会震呢?”

“我过去经历过的那场杀人案件,最后为了破案,荔枝小姐专门排除了凶器藏在【那里】的可能性……“

“【那里】说的是哪里?“

“……阴道,还有肛门。“

“啥?“

Mademoiselle尖锐的声音足以刺穿鼓膜。Northern吓得缩了缩,然后才继续道,

“不是,最后证明是没有藏在那里的……但是那次的经验我觉得在这次的事件中也是适用的。“

“你别绕圈子行不行,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说,我说,你别急。“

Northern清了清嗓子。

“通风路‘掏出手机放在耳边,推开紧闭的包厢门向外走去‘。但是在这之前,原文是这样表述的——’通风路身上突然震了三下‘。如果不是手机振动,那应该认为是其他的震动器在震。”

“其他的震动器?你在说什么?”

“就,就是那个震动器啦……”

“我就是问你是什么机器在震动……”

“Mademoiselle小姐,你理解错了。他说的不是什么机器,而是那种大人的玩具。振动按摩棒。”

一瞬间的沉默。

Mademoiselle的表情很快变得狼狈起来。

“你……你是说,通风路下……下面插了根按摩棒?!”

“至于是前面的洞还是后面的洞就说不好了。”

Northern的表情很微妙。

“那……那样不会掉下去吗?”

“她穿了用来固定的道具,所以不会掉。另外有人拿着遥控器启动了按摩棒,她为了掩人耳目才装作接电话的样子跑到外面去,情急之下却忘了因为信号屏蔽装置已经开启,所以剧场内是接不到电话的。”

Navy吃惊地问,

“但,但她有什么理由配合这种一般只出现在AV里的play呢?”

在公众场合把按摩器放在下体,再把遥控器给别人,这是一种常见的羞耻play玩法。

“用她在自白信中的说法,是因为她‘长期受到性方面的支配‘。她说了,自己’长期以来受到戴姆勒社长在性方面的支配,处于身心都无法反抗他的状态‘。也就是说,这个征服了她的身心的人,就是那个幕后黑手——’真正的Mailer-Daemon‘没错。因为到达了这种程度的服从关系,就算被命令去杀人也会照做的。

“但是这个人不是戴姆勒社长。因为按摩棒开始震的时候,他‘正从通风路那里双手接过本场演出的宣传册‘,根本腾不出手来操作遥控器。同理,遥控器也肯定不是通风路自己操控的。

“这个时候十社长‘正双手举着双筒望远镜看着舞台上的演出‘,而若王子社长’则还在跟他的热水杯瓶盖较劲‘。所以这两个人也可以排除了。拧瓶盖肯定要用双手的。“

“嗯……十社长自己就是Mailer-Daemon案受害者,肯定不会是他干的了……”

“到了这里,下一步就要代入操控遥控器的人的心理了。”

“不代入也没关系的。”

Mademoiselle不平道。

“还请理解。大家想一想,如果你给别人戴上按摩棒,然后想要玩羞耻play,你会在她不在你视线范围内的时候启动遥控吗?”

“……确实,如果不能看到对方的反应的话就没意思了。”

“就是为了看到对方拼命隐藏却又隐藏不住的羞耻表情了啊!离得越近越好啊!”

胜北和风香一致赞同。Northern满意地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综上所述,通风路当时一定在那个黑幕的视野内。这样就可以缩小黑幕可能的位置范围了。“

“也就是说,先要确定通风路当时的位置,然后再根据通风路的位置确定黑幕所在的位置,是吗。“

胜北问道。风向点了点头。

“通风路与三位社长是坐在二层的某个包厢里的。至于具体是哪个包厢,我们先来看看上木前辈截图贴出来的其他人的推文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